林念優

59可逆不可拆💗

【长得俊】流年

15

食堂里,陆定昊和jeffrey面对面,都拿着筷子互相干瞪眼。

“J..Jeffrey?”

jeffrey笑着点点头,也有点尴尬“嗯,陆定昊”
 
“呵呵呵……”陆定昊干笑两声,有种莫名的相亲感觉是怎么回事?

接着,又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那个……你吃啊?”

“你也吃”

陆定昊发誓,这绝对是他有史以来吃的最安静最尴尬的一顿午饭了。。

 
 
 
美食不是万能的,包括尤长靖。

“心情不好吗?”  在第五次讲话尤长靖又没有了回应之后林彦俊终于忍不住发问。
从中午一见到他起,话就很少,菜也没吃几口,米饭一次就夹那么几粒还要来来回回挑几次才夹的起,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发呆了好几次。

“是这家菜不好吃?”

尤长靖摇摇头“没有,我没事。”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声音里头听不出一丝的没事,特意挤出的一个微笑也难看的要命。

“是不是生病了?” 说着林彦俊伸手试了试他额头 “没有发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舒服一定要讲”

“没有,我很好。”

尤长靖的双眼皮沉的厉害,厌厌地毫无精神,硬是装作没事的样子。

“你这一点都不像很好的样子,到底怎么了?”

想再伸手去试试可还没碰到就被尤长靖伸手推开了,眉毛拧起,有点烦 “我真没事!”

林彦俊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又揉揉他头发 “谁惹你生气了?说出来我帮你揍他”

哪料,尤长靖更加烦躁,大力甩开他的手,很不耐烦“我都说了我没事!”

林彦俊看看被他甩开的手,心里也涌起一股无名火,自嘲似的冷笑一声“尤长靖”

看着他依旧皱眉心烦的侧脸,林彦俊努力压制住自己的脾气,尽量好好说话“行,你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但你这么憋着有用吗?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

尤长靖只觉得胸口发闷,他不止烦,也害怕,太多话想说又太多话要憋着,他不是要故意大声吼他的,可一出口,就变成了那样。
林彦俊越问,他就越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现在连侧脸都懒得给我了吗?” 林彦俊看着他偏过头,不禁冷笑。

一顿饭,食不知味。

最终,林彦俊拍桌离去,尤长靖坐在位置上低头沉默。


罕见的,陆定昊第一次看见独自一人回来的尤长靖,好奇地向他身后张望,也没瞧见林彦俊。

“你怎么这个表情啊,吵架了吗?”

“没有”

陆定昊还想问什么,可看尤长靖把书本打开立在了桌子上,自己趴下,只好把问题放在肚子里。

下午,陆定昊也没看见过林彦俊出来打球了,尤长靖一直沉默不语,上课就认真听讲,下课就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大概,真的吵架了吧。

第一次,同班同学晚自习时没看到林彦俊认真学习,而是冷着脸坐在墙角一言不发,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平时坐他旁边的前后桌也不敢过去。



“啊……”

音乐教室,灵超快被尤长靖逼疯了 “你能不能不要再弹那么伤感的音乐了啊,我一听着听着就想跟着哭”

松开捂着耳朵的手,抬眼望过去时,发现尤长靖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眼睛通红,他叹了一口气 “你看吧,自己都弹哭了”

尤长靖用袖子胡乱地擦了下,刚抬手,灵超急忙跑过去把琴盖儿给合上了!
“哎——我说你,别弹了,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走开。” 尤长靖推开他,重新打开琴盖,还没摸到琴键就又给他合上了。

“行了啊尤长靖,还有没有事了?这样你能哭一晚上!”

“我乐意!”说着,尤长靖就趴在琴盖上放开了哭。灵超站在一旁,摸了摸怀里的《小王子》。

沉默了。

时间快结束时,灵超和尤长靖都蹲在地上背靠着背,屋里没有开灯。

“尤长靖,我把《小王子》送给你吧。” 灵超抚摸着书面,微笑着,然后把书递给了身后的他。

“你不是最爱它了吗?”尤长靖还红着鼻头,疑惑的望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本书吗?”

尤长靖摇摇头,灵超却笑了。“它是我哥送的,大概是我太小太顽皮,所以他离开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念我,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

“尤长靖,结局,十个人有十种看法,但未必不是好的,中间经历的过程也只不过是铺垫,是成长。”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灵超起身拍了拍灰尘,把他也从地上拉起来,对他眨了眨大眼,笑道“分享,分享我的成长。”

说完,他摸黑打开了灯,收拾了书包冲他挥挥手 “我先走了”

尤长靖拿着《小王子》对着门外发呆。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他看着空空如也的教室门,收回视线,盖上钢琴布,关上灯,锁了门。

独自下楼,路过小小松柏林,踩着路灯下的影子往学校大门口去,以前走了那么多次,怎么偏就这次感觉到了孤单呢。

哦,原来林彦俊陪着他,已经成了习惯。

16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