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59可逆不可拆💗

【长得俊】流年

17

林彦俊不是个脾气好的人,可自从遇见尤长靖之后他几乎没发过脾气,他的忍耐力在尤长靖面前似乎能弯曲到一定程度。

可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

没有征兆,也不是谁的错,就这样结束了。

或许是林彦俊发了不该发的脾气,也或许是尤长靖太过清冷。
或许是因为林彦俊生气晾了他几天,也或许是因为尤长靖……根本不喜欢他。

呼……

林彦俊被自己嘴里吐出的烟雾迷了眼,望着远处捻灭了最后一个烟头。
 
“哥哥”

林妹妹站在他房门口,敲了两下才进来,随着他一块站在阳台上,看着躺在台子上的五六个烟头小心翼翼地望了他一眼,哥哥的脸,真的好愁哦。

“跟女朋友吵架了吗?”

林彦俊转头看了一眼才不过初中的妹妹,继续看着远处,鼻子里嗯了一声。

“哥哥你是男生,坏脾气就不要再说来就来了,女孩子是要哄的”

“哄?” 林彦俊似乎才知道有这个字一样,脸上写满了惊讶。

林妹妹叹了一口气,果然。

“当然啊,你没哄过她?”

哄吗?

林彦俊仔细地想了想,什么算哄?

“哥哥你不会一次都没有哄过人家吧?”妹妹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算哄?”

这可把妹妹也给问住了 “你这么一问,我也不清楚,我看人家谈恋爱都是送东西啊,讲好话,逗人开心啊之类的”

“哦……” 送东西吗?之前晚上会送的宵夜算吗?

“哥哥,我看你的表情……是一次都没哄过人家吧?难怪!”

林彦俊有点囧,摸了摸鼻子,过了半晌,问 “男生也可以吗?”

“什么?” 林妹妹惊恐地望着他 “什么男生?”

“我说,男生也可以哄吗?”

林妹妹瞪着眼,使劲眨了两下 “可…可以吧” 怕自己误会哥哥的意思,还赶紧又换了说法 “不不不过,男生之间吵架,一般不是打一架就好了吗……”

打一架?

林彦俊嘴角抽了抽,他还没敢试过,要不……试试?恐怕自己会死的更快。

没等他再回话,妹妹已经吓得先溜出去了,直奔妈妈的房间……


公寓内

尤长靖挡在陆定昊身前,眼神里已没有了害怕,而是憎恶,是警惕。
林超泽替他打开门,礼貌地笑笑 “叔叔再见”

“再见”刘叔叔笑笑,点点头,又看向尤长靖,嘱咐到 “自己在外要多注意身体,我这次出差留在这边大概需要两个月左右,有什么需要也告诉我,对了,后天我刚好在你学校附近有个会议,到时候结束了来接你去吃饭吧”

尤长靖面无表情,只目送他离开。

关上了门,陆定昊松了一口气 “尤长靖,你叔叔好年轻啊,可是他刚来时看我的那个表情真的有吓到我”

尤长靖没回他,转身径直回了房间,反锁上。

“他怎么了?” 陆定昊有点茫然地看着他的房门。

林超泽叹息着摇头,去厨房洗碗。“大概和林彦俊的事还没缓过神吧,哎不是我说你陆定昊,你就只顾着自己了,连他俩分手都不劝劝?”

“我也好委屈的好嘛,你家尤长靖除了上课天天都给我看的他后脑勺,我一张嘴他就出去,还有那个林彦俊,整个人一团黑气,我都不敢靠近他……”

“……”

尤长靖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窗户,眼神多了些笃定,也隐隐透着些冷漠。他无法忽视,进门后姓刘的看到陆定昊时的那个眼神。

即便他衣冠楚楚,也改变不了他只是个衣冠禽兽的事实。

尤长靖坐了一夜,一下未曾合眼,直到天亮,他转转脖子,简单的洗漱后,背了个黑色双肩包就出门了。

“哎—— 你不等我吗?还没吃呢!你去那么早干……”

陆定昊还没说完,尤长靖就消失在了门外,他转头和同样疑惑的林超泽对视一眼。

“不对劲。” 林超泽放下手里的鸡蛋,少有的凝重 “他这几天状态不对,尤其今天。”

林超泽的神情让神经大条的陆定昊也错愕了下,跟着拧了眉,细细地想了下这几天的事情,才醍醐灌顶般骤然清醒。

“刘叔叔!”

“我记得,那天我跟他说刘叔叔要来,之后他就变了脸色,当天中午他就跟林彦俊吵架了。”

林超泽咬着手指,眉毛拧的更皱了 “和刘叔叔有什么关系……”

刘叔叔,刘叔叔……

陆定昊一拍头 “难道……刘叔叔!”

“怎么了?”

陆定昊软了身子,摇摇头 “不知道,算了,我还是今天去问林彦俊吧。”

可是一天,陆定昊也没找到林彦俊的人影,听说他去了厕所,到了厕所人已经走了,听说他在操场上,去了又说他已经去找尤长靖了,等他再回到班级时,同学又说他黑着脸离开了,而尤长靖也黑着脸盯着书本谁也不理。

陆定昊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想着在晚课前堵在他音乐室门口,非得谈一谈不可。

可往往,事情的发展总是令人难以预料。

尤长靖趁晚饭的一段时间往校外的远处一家工具店,陆定昊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又进了学校后,难掩恐慌。

“jeffrey!” 陆定昊一路跑到他班上,还喘着粗气 “林,林呼……”

“你别急,慢慢说。”jeffrey轻轻拍他后背 “你今晚怎么在学校?”

“林彦俊,家在哪里?或者,有他电话号吗?”

tbc

18

评论(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