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老板,来份评论~❤️感谢支持

【长得俊】 隐婚

(二)结婚证

“林彦俊你干嘛?”

“林彦俊!”尤长靖郁闷地看着双手抱环,闭眼一脸不爽的人,都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

今天他们要录快本,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了,在车上的时候他就闷闷不乐,现在叫他也不理人。

“林彦俊!”他有点生气。

“哎!到了诶。” 陈立农看了一眼窗外,拍了拍尤长靖的胳膊。
车子刚刚停稳,尤长靖才回了一个头,就见林彦俊大步地走在前面,他皱了皱眉头,赶紧下去。

长沙的天气有点热,尤长靖还在想自己哪里做错了,感觉一头汗,也没意识到自己捂的有点严实,想追上去吧,一想到到处都是相机,又忍住了,可是还是气鼓了两腮,小声的骂了句 “大猪蹄子!”
行,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讲实话,两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还玩这种谁也不理谁的游戏着实幼稚,彩排时,更甚。

“尤长靖”尤长靖和陈立农正在讨论什么,蔡徐坤突然过来找他,两个人正疑惑,他给陈立农使了个眼色就让他先行去一边了。

“你跟林彦俊怎么了?”作为队长,坤坤发现这个问题时无论是责任感还是友谊,都让他有必要去问一问,更何况,平时这两个人比谁都好。

尤长靖一顿,斜眼看了看在角落和范丞丞聊的嗨的某人,眼睛快速地眨了眨 “没事”

尤长靖的眼睛很大很灵,虽然刚才眨眼很快,可蔡徐坤还是看到他眼里的一丝委屈,本来想好的一些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是拍拍他的肩膀。
既然尤长靖这边行不通,那就从林彦俊那边调和吧,他想。

王子异是个很细心的孩子,似乎是看出了什么,跟蔡徐坤对视一眼借口把范丞丞拉开了。

“彦俊”蔡徐坤回头看了一眼尤长靖,问 “你们干什么呢?”

林彦俊眉头还皱的紧,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小鬼突然凑过来打着玩笑道 “欲.求不满?”
 
“……”

“尤长靖,你眼怎么那么红?”陈立农的声音有一点大,引的大家都望了过去,陈立农还想着要看看他眼睛怎么回事,他立马背过了身,摆摆手 “没事,刚刚飞进一只小虫子”

“真的没事吗?”

“没……” 事还没说完,手腕一痛,人就被一股力气带走了。

陈立农看着突然窜过来又突然拉走尤长靖的林彦俊站在原地一脸懵,他一回头,同样懵掉的还有刚刚和林彦俊站在一起的蔡徐坤和小鬼。
 
“……”

林彦俊一直把他拉到安全通道的楼梯底下,一般没人会走那里。

尤长靖被他推到墙边,自己站在他对面,一手撑着墙,一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 “虫子在哪里?”

尤长靖真的很委屈,又很生气,干脆不理他。

“你为什么要哭?”

“尤长靖。”

尤长靖拍掉他的手,使劲推了他一把“林彦俊你很奇怪诶!”
 
“我哪里奇怪?嗯?” 说着林彦俊又凑近了他,借着身高优势把他圈在了自己与墙之间,低着头一遍又一遍的问。

“你不理我还要管我为什么哭?”
 
“明明是你不理我” 林彦俊反驳。
 
“我哪有!”尤长靖气愤,大大的眼睛瞪的几乎都是眼白。

“那一路上和陈立农说说笑笑不理我的是谁?是猪吗?”

尤长靖一愣,眨眨眼,过了几秒钟才抿着嘴笑 “你是在吃醋吗?”

“别转移话题,还有为了陈立农打我的人是谁?”想到这林彦俊不由得更不爽了,本来严肃时就凶,这会儿要是给别人看到,指不定认为他会动手打人。

“我什么时候打你了……”尤长靖很懵,一边猛眨眼一边努力回想。

“你有,昨晚我梦见你要跟我离婚,还说要和陈立农在一起,我不肯,你就打我,我脸现在还疼。”

“……” 这不就是无赖吗?尤长靖简直要被他气笑,见面前的人还一副在等着自己解释的认真样,他翻了个白眼,抬起脚就狠狠地踩上他的小白鞋,林彦俊疼的嗷的一声,委屈的咬唇,尤长靖却哼了一声扭身就走了。

尤长靖回到大厅时大家已经在休息了,聚在一起瞎聊,刚刚还在担心他,这会却见他满脸笑容,还想问什么,就看见林彦俊一瘸一瘸的跟在后面,白色的鞋面上很明显一块印子。

“林彦俊你脚怎么了?” 小贾乐呵呵的问,故意气他,平时踩他一脚都能被打死。
才说完,林彦俊一瞪,好了,小贾也只敢偷偷的笑。

快本录制了七八个小时才结束,过程中,游戏环节两个人都报复性的放开了怼,当然林彦俊也有趁机拉拉小手,搂搂小腰,试图哄哄自己的小甜心,如果全部能放出去的话,一定会随处可见甜心的斜眼瞪,不过当然不太可能,总之录完之后虽然已经大半夜了,但是两个人的心情明显好很多。
外面还有很多应援的粉丝,激动的场面也影响了他们,九个人在围栏上和大家打了招呼才离开。

“哥,哥”

“嗯?”朱正廷正敷面膜,听见小贾的声音才出浴室。

“我儿子呢?”

“被我塞尤长靖包里了”

“为什么要塞他包里!没它我睡不着觉”听完小贾那有点撒娇的语气,朱正廷没一点心软,威胁道:“我怕那个东西,才不要放在我包里,你要睡不着你就去找尤长靖要,反正拿来了你就别想进来了。”
“……”

尤长靖心情很好,哼着小调,准备拿东西洗澡,却摸到软软的凉凉的东西 “嗯?”他什么时候放这东西了?满脑袋的问号在看到拿出来的蛇后瞬间吓的摔倒在地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啊!!!!”顺手把它丢到了墙角 “林彦俊!!!有蛇!”

林彦俊还在走廊和蔡徐坤说什么,心里咯噔一下,快速跑回房间,还没看清楚尤长靖就扑了过来,一下跳进他怀里,哭喊着有蛇。
林彦俊抱着他眼睛还在四处搜寻罪魁祸首“不怕不怕,哪里有蛇?”

尤长靖根本没眼看,闭着眼睛瞎指“就在那里!快把它弄走啊!!”

蔡徐坤跟过来,眯着眼看了看墙角那一坨,慢慢半蹲着挪过去,越近看越奇怪,最后他无语了,直接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熊抱姿势的两人,弯腰捡起来耸耸肩,无奈道 “假的。”

“?”

蔡徐坤拿着假皮蛇走近他们,在半空中甩了甩,林彦俊噗的一声笑了,尤长靖回头,手还攀在林彦俊的脖子上,看清楚假的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生气道“谁放在我包里的!”

“尤长靖你的胆子真小”蔡徐坤刚才没好意思,现在才笑他,眼睛上下瞄了一眼他两人的姿势,笑的更开了“尤长靖,你再不下来,我感觉林彦俊都要被你沉死了”

“……”尤长靖这才后知后觉,急忙从他身上下来,看了一眼一直在笑的林彦俊红了耳朵,然后推着蔡徐坤出去 “不许笑我了!快走!要是传到别人耳朵里我就打你!”
三两步送走了蔡徐坤,把门一关,尤长靖呼了一口气,一回头林彦俊笑的停不下来。

他气呼呼的双手插腰“林彦俊!你再笑今晚就睡地板!”

“好好好,我不笑了,快过来。”林彦俊对他招招手。

“干嘛?”

“我腰有点酸,帮我揉揉。”

“……”尤长靖没理他,转身继续翻包。 “林彦俊,你有没有看到我装毛巾的那个袋子?”

“不知道,你看看是不是放我那里了?”

“没有啊,哪里去了……”

小鬼还在洗澡,陈立农趁这会把自己的包收拾了一下,准备待会洗澡,却瞥见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红色折叠包,才想起来这个是尤长靖的,早上喊他出门时落在了桌子上,他帮忙拿来的,估计他这会也在找吧,把包捡起来正准备送去给他,眼睛却被掉落出来的红色本本吸引了去。

看清了上面的字以及名字,他张大了嘴:结…结婚证?
 

03


tbc..

(Ps: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可能今天糖太多,乱了乱了,渣笔勿喷)

评论(10)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