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谢谢喜欢^ ^❤️

【长得俊】 隐婚

七     酸酸甜甜

“……”

什么叫小别胜新婚,陈立农这几天可算是体会的深刻了,不开口就笑,一开口就三句不离尤长靖,台上cue 台下怼,总之不管哪样,林彦俊的眼睛几乎就没从尤长靖身上挪开就是,陈立农真的几次快要崩溃,真想吼他们两句注意点场合!
十分钟前林彦俊就答应帮他看看这几题,结果一扭头就没消息了??
现在还在沙发上腻歪,陈立农生无可恋的盯着他们,手上的作业还举在半空中。

“丞丞我游戏机呢!上次你丢到哪里去了?”justin 放弃了在屋里翻找直接向他吼,转眼就看见陈立农在放空“诶?陈立农你在干嘛?”

陈立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头 “没事,子异在房间吗?我去找他吧”

小贾耸耸肩,心思还扑在自己的游戏机上,眼睛瞄向沙发上低头凑一起的两人,嘴里还小声的讨论什么,时不时还对视着哈哈笑,还想着看他们在干嘛,就看见自己的游戏机躺在茶几脚下,抱起来拍拍就去找了丞丞。

尤长靖突然抬手打了林彦俊一下,气急败坏“你等我一下啊、”

“我等你我就输了” 林彦俊快那人一步到达终点,上了冠军,然后瞥了一眼尤长靖屏幕上的失败两个字笑的没形象 “你怎么那么笨,轻功都不会用,你都挑战几次了。”

尤长靖不想说话,斜眼刀他。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成功!” 尤长靖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明明林彦俊很轻松就比它先到了!

“你另一只手不要松,注意切换方向,你手都不稳的哦” 林彦俊放下自己手机,在旁边给他指点,无奈尤长靖真的不怎么玩游戏,两只手根本协调不过来,动了这个忘了那个,结果可想而知,又慢了一步。

尤长靖气的吹起了额前的卷发,腮帮子鼓着,林彦俊笑,伸手揉揉他的脸颊 “她们叫你甜心是对的。”

尤长靖翻眼白他,手机往沙发上一扔 “我不要玩了”

“你不是很有耐心吗,怎么这就放弃了” 林彦俊笑他,见他有点沮丧,伸手把他手机拿过来,对他勾勾手“来,师父教你”
尤长靖不想学了,他已经试了十几次了!摇着头还没站起来,林彦俊就把手机塞到了他手里,随后手一伸,从后背把他圈在怀里,两只手握着他的手,在屏幕上点了起来“看到没,这样,然后……,换方向……”

尤长靖突然就安静了,一股淡淡的青柠香滑进他的鼻尖顺着呼吸道沁入胸口,他的视线不觉被那修长的手指夺了去,骨节分明,煞是好看,掌心的温度不高却烫的他手背发热,甚至能感觉的到连脸颊都很热。

“尤长靖你有在听吗?” 林彦俊忽然转头看他,才发现他在愣神,大眼睛眨也不眨,林彦俊眼睛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有点无奈 “我手很好看是不是?”

“好看” 尤长靖的长睫毛扑闪一下,还点了个头。
是真的好看!
林彦俊被他逗的笑出了声,松开了握着他的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 “你在犯花痴吗?”说完还特意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尤长靖盯着面前的手,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冲动,他咬住下嘴唇,眼神闪躲了两下,随后伸出了自己的手,张开五指,慢慢的握了上去,十指相扣,握住……
那双亮晶晶的大眼里面便闪出了异样的光芒,幸福的感觉,是这样吗?

“尤长靖。”林彦俊的喉结上下滚动一下,喊出口的声音比以往低沉了太多,他下意识疑惑着抬眸,就对上林彦那双带着窥探性的明眸。

尤长靖还被他圈在怀里,表情甚至有点懵,离的太近了……

该死的,林彦俊的目光一沉,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尤长靖,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想要犯罪”
林彦俊的声音又往下压了些,借着沙发靠直接把人紧紧地锁在自己和沙发之间,尤长靖还没搞清楚状况,放大瞳孔看着猛然低头的某人,嘴巴因为惊吓微微张开恰巧给了林彦俊机会,轻巧地就滑了进去。

尤长靖刚吃过口香糖,清凉的薄荷味,这会与林彦俊的青柠碰撞,竟有一点点酸,还有点甜,能醉人。
尤长靖任由他在自己口中肆虐,十指紧扣的左右手至终没有放开过。

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朱正廷刚想喊出的话就停在了喉咙口,盯着沙发上的两个使劲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立马悄悄关了房门,靠着墙立在那儿,有点懵。

两人都差点喘不过气才放开,对视了几秒噗哧笑出了声。
“爱的味道。” 尤长靖盯着他的眼睛笑着说。

“什么?”

“这个。”尤长靖忽然仰头,在他唇上又印了一下,问“甜吗?”

甜吗?
林彦俊没回答,然后告诉了他一件事,就是在他回马来的那几天里。

“有个人跟我告白”林彦俊顿了顿,然后看着他说“你也认识的。”

尤长靖盯着他思考了五秒,然后问“为什么要告诉我?难道你答应她了?”
 
“你猜”

“……” 尤长靖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大力一推,林彦俊就从沙发上跌到了地上 “林彦俊你很无聊诶!”

“尤长靖你要谋杀亲夫吗?”地上铺了毯子,根本不疼,可林彦俊就赖皮似的坐着不起了,顺便一五一十的招供 “还单独和他吃了饭”

“谁要管你和谁吃饭啊” 尤长靖扭头,根本不睬他,伸手把沙发上两人的手机都拿在手里,自己回了房间 “嘭”的一声关上了,林彦俊跟在身后再想打开门怎么也打不开了。。。

“尤长靖”

“尤长靖”

“……”
 
陈立农刚巧问完作业和子异从房间出来,就看林彦俊可怜兮兮的背影在轻轻敲着房间门,怕被别人听见又想进去似的,小声的对门里认错。
“我错了尤长靖”

“我真的知道错了”

王子异一听就大概了解了,这两人吵架了,毅然决定过去帮忙,被陈立农一把拉住了,对他摇摇头。

林彦俊还在可怜的抠门框,然后就听见里面传出尤长靖特别温柔的声音 “你今晚就睡客厅吧~”

“那我怎么洗澡……”林彦俊委屈。

门里却传出了怒吼:“你居然在意的是怎么洗澡!”

林彦俊:……

那他该在意的是什么?

陈立农无奈的摇头,木头吧。

08

评论(16)

热度(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