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看文勿上升

【长得俊】流年

02

一放学陆定昊就拉着尤长靖做贼似的躲在校门口的一棵绿化树后等着林彦俊他们出来,尤长靖站在他身后也跟着紧张地往校门口瞧,不停地搓手,等了大概五分钟多吧,就看见林彦俊把书包扔在肩上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来个人,气势就已经出来了,吸引了不少目光,有犯花痴的,也有害怕往一旁让路的。


“好帅哦” 尤长靖望着林彦俊感叹一句,嘴角不自觉就傻傻地上扬起来。


“你能不能不要犯花痴啊”陆定昊回头给他一个白眼,伸手拉着他就悄悄跟上去,顺便又嘱咐了句 “记住我们今晚的宗旨,保命要紧,离得远远的,看一会热闹我们就走,不然没法跟林超泽解释了就”


尤长靖点点头,陆定昊没听到回答转头去看他,他才又重复了一遍 “保命要紧”


他们一群人一直走到离学校较远处的一个不大巷子里,附近住的人很少,几乎都是些搬走的要拆迁的地儿,近半年来已经成了不学无术的常驻地点,经常聚众抽烟和打架。
林彦俊他们到的时候,对方一群人已经站在那儿了,地上一摊烟头,尤长靖和陆定昊躲在墙角的破瓦砖后,刚蹲下那边直接打了起来,陆定昊骂了句靠 “话都不说就开始打?”


“……打架难道还要问好?”尤长靖也是服了他脑回路,眼睛盯着林彦俊看。
真的很帅啊!
看着那些拳头感觉就很痛,尤长靖不自觉跟着龇牙吸气,林彦俊的力气那么大吗?


“陆定昊,林彦俊练过啊?” 看林彦俊那行云流水的动作,不仅敏捷还很帅气,尤长靖真的很崇拜!


“传闻是,看这样子肯定是啦”陆定昊头伸着,眉头皱的紧紧地,心里一直在嘀咕,这人怎么就不挨打呢?


想什么来什么,对方突然从后兜掏出一把匕首就挥过去,林彦俊没想过他会用刀,躲开拳头却没躲开这锋利的刀子,尤长靖眼睁睁看着匕首从他左胳膊上划过去,吓得惊呼一声“他拿刀了!”


“嘘!!”陆定昊扭头就捂住他的嘴 “你找死啊,小声一点!”


林彦俊捂着左小臂,眸子闪过寒光 “你.他妈带家伙!”

 
“怎么,你没带?”对方吐了口唾沫,笑道 “敢来就该做好准备”


“完了完了,林彦俊怒了”陆定昊现在看着林彦俊的背影都能感觉到一团黑气,下意识的吞吞口水。
尤长靖却死死地盯着林彦俊受伤的胳膊,红色的血染红了他的校服,一定很疼。


林彦俊真的火了,无论手上还是脚上全用了狠劲,即便对方拿着匕首也没那么容易再划到他了,几下撂倒了他们,又狠狠地补了几脚才算完,林彦俊抹把嘴角,看着地上的他们眼里全是蔑视,最后停留在划他的那人脸上,冷声道: “下次,我真的会弄死你。”


林彦俊一群人拍拍裤子,打了胜仗一样昂头,林彦俊路过墙角拐弯处突然低头看了一眼躲在瓦砖后的两人,尤长靖还被陆定昊捂着嘴,这会才尴尬的笑笑,松手,两人慢腾腾地站起来,林彦俊还没说什么,身后那几个人盯着尤长靖忍不住嘲笑 “三好学生在这看人打架?”


“主任…”不知谁小声说了句,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主任一个体育老师正往这边跑。


刚才那人立马瞪着尤长靖,恨不得吃了他!“shit!你们居然告诉老师?”


“我们没有”尤长靖觉得很无辜,看向林彦俊,他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直直地往主任那边走 “躲不过就面对,你们跑的快的就跑”


没想到他们都还很讲义气,没有跑掉,一群人被气喘吁吁的两个老师带回了学校,连尤长靖和陆定昊都没跑掉。


陆定昊要死的心都有了,一直在碎碎念,尤长靖跟在最后,一直低着头,心里堵的发慌,甚至有点委屈的想哭,林彦俊刚刚看他的那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明显对他多了丝敌意。


一群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进了教导处,主任敲着桌子骂了足足十分钟,连带着两个无辜的人都算到一伙的里,最后一拍桌子 “一个个都把事情陈述一遍!明天家长我全部都要看到!还有……”


“主任”林彦俊突然抬头打断他的话,然后瞥了旁边的两人一眼 “他们两个只是路过,没有参与。”


主任本来在气头上,又被打断,看到林彦俊这一副丝毫没有犯错意识的意识,伸手不停地指着他抖 “你你你这什么姿势?双手插裤兜我是不是还要给你倒水?!”


“倒水就不用了,谢谢主任。”


“你!”主任直接气到说不出话,只有指着他的手还在不停地抖。


最后尤长靖和陆定昊还是被放出去了,一出来陆定昊就喊天喊地说个没完,走了两米远才发现尤长靖没跟上来 “你走不走啊,再不回去我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个,”尤长靖顿了顿 “你先回去吧,我去一下音乐教室”


“这会去音乐教室干嘛?今天周四,你不用练习啊”


“我想起昨天老师有让我今天去指导一下高一的学弟”


陆定昊站在原地迟疑了会,然后挥挥手哦了声,让他回去小心。


等林彦俊他们出来又是十分钟后了,尤长靖立马从门口的石阶上站起来望着他,却被无视,直接走掉了。


“林彦俊”他急急的喊出口。


他看见林彦俊转身,眉头皱着,不禁有点害怕 “那个,你手受伤了,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吧?”


听完林彦俊才抬手看了看自己受伤的胳膊,血已经不流了,只是衣服上的血迹还有点吓人,他无所谓地又放下,看着对面这个有点紧张又有点害怕的脸,眉头皱的更深了,似乎在回忆 “我认识你吗?”


“啊?” 尤长靖被他问懵了,脸腾的红了,有点尴尬的搓搓手。


“你看热闹就算了,现在还在这等我是几个意思?”


尤长靖整个人都僵住了,林彦俊冷冷的话语和不耐烦的神情仿佛给他泼了盆冷水,从头到脚湿了透。


他努力扯出一个微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不起,打扰你了,我只是想解释一下我没有报告老师,还有,你的手腕还是包扎一下比较好”


“……”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甚至有点好笑,跟他说对不起然后还解释他没有报告老师?
如果真是他报告的,主任也不会让他们一块进去挨训,这个小矮子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回到住处后,尤长靖关了房门就躲在自己被子里闷了很久,一股叫失恋的酸味从他心底一直蔓延到眼眶,然后变成咸咸的水珠,渐渐湿了枕头。

就,很难过啊。



tbc..

03

评论(5)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