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谢谢喜欢^ ^❤️

【长得俊】 流年

04
 
初恋是什么感觉?

尤长靖觉得像水蜜桃,远远地看着就很想要咬一口,无论是外形还是果肉,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香甜都深深地吸引着他。
可是尤长靖又觉得很像冰淇淋,捧在手里时一阵清凉,虽可以解暑,可没一会,手心的热就会被冰凉代替,然后渗透到骨子里去……

林超泽推了推没有镜片的眼镜框,看看冰淇淋又看看发呆的尤长靖,拍拍手“喂,你再不吃它就化了!”

尤长靖回过神来,看着慢慢融化的甜筒嘴角扯出一个微笑,即便它存在的时间会很短,可是还是想要争取一下呢。
无论是冰淇淋,还是林彦俊。

林超泽嘴角抽搐,尤长靖吃个冰淇淋都能笑的一脸荡漾,他实在忍不住抖了两下鸡皮疙瘩,一巴掌就招呼到他的后背上 “你大晚上发什么春啊!能不能好好吃!”

尤长靖被这猛一拍,刚含的一口就直接顺着嗓子眼滑了下去,冰的他眼泪都快出来了,委屈地看着林超泽。

“得得得,我错了祖宗!” 尤长靖的杀手锏大概就是卖萌扮可怜了,林超泽没等两秒就直接投降,转脸不去看他一脸发.春的笑。

“尤长靖我跟你说,今天是你最后一次吃冰淇淋了!”

“夏天还有很久诶!”尤长靖不满。“这才刚六月”

“你还知道六月啊?是我胃不好是不是?是我现在体重蹭蹭往上涨是不是?我告诉你,就算是七八月份,你吃也只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吃!”
 
尤长靖不说话了,撅起嘴转身就坐到了钢琴前,嘴里嘟囔着 “我不吃不吃不吃还不行嘛”

陆定昊一直觉得林超泽就是妈妈一样的存在,在生活琐事中管着他们帮着他们,不然他们俩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比如洗衣服……

唉,为什么要手欠啊!

他蹲在地上,在小红盆里用刷子使劲搓着小白鞋,林彦俊简直是他的克星!为什么那么喜欢白鞋啊啊啊啊啊啊!每次见他都穿白鞋!好刷是不是!

“林超泽!”

“干嘛。”林超泽正听着尤长靖的琴声在客厅跟着摇摆,嘴里还含着牙刷。

陆定昊可怜兮兮“我刷不掉……”

林超泽选择性失聪,不去理会,继续跟着音乐摇摆摇摆,另一只手对尤长靖竖起了大拇指,一脸宠 “进步了哦”

“那是”尤长靖丝毫不谦虚,得意地挑眉。

林超泽明显感觉今晚他的情绪比前段时间一下上升了不少,他转而趴在琴架上,打量似的盯着他看 “你今天心情很好啊,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

尤长靖嘴角的弧度下意识收回,一秒严肃“没有啊”

林超泽肯定是不信的,但又找不出问题来,眼神半信半疑的从他脸上移走,去漱口。

没人帮的陆定昊仰头哀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也不招惹制霸了!”

家里正在沙发上翻书的林彦俊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揉鼻子。

“哥哥~儿子~” 林妈妈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捏着一条手帕,素色的,一个角上还秀着个英文,虽然他家都习惯带条手帕在身上代替纸巾,可是这一条明显不是他们家的。
林妈妈移过来挤到他身边,一脸八卦 “你交女朋友了吗?有妈妈漂亮吗?是不是比妹妹温柔?她……”

“没有。”话还没说完手帕就被林彦俊一把夺了过去,生怕又被抢走似的直接窝成一团就塞进了裤兜里,拿着书转到另一边。

“没有?”林妈妈才不信,跟着他转过去 “没有你那么紧张干嘛?”

“……真没有。”林彦俊无奈。

“没有吗?……那你上次那个小女朋友分手了哦,哥哥我跟你说,青春期嘛,我虽然不反对你谈恋爱,但是你决不能始乱终弃,我们林家的宝宝都是很好的人哦…”

“妈请你不要乱用成语,我没有始乱终弃,还没分呢!”林彦俊被念的脑袋疼,看到哪一行都不知道了,干脆不看。

“你还说你没有谈朋友?!”

“……”

“漂亮吗?温柔吗?”

“漂亮,温柔。”

“懂事吗?”

“懂事。”

“哦” 林妈妈点点头,收起了八卦的笑容,顿了顿,问“那你有很规矩吗?”

林彦俊一愣,明白她问什么后点了点头。

林彦俊不像好学生,却又是好学生。

“妈妈还是想要提醒你,我尊重你,但是你也要尊重自己尊重别人,尤其是女生明白吗?妈妈还是挺骄傲的,把你生的这么好看,但是你绝对不可以用这张脸去做不该做的事。”

林彦俊叹了一口气,搭着妈妈的肩,一脸的乖巧“知道了妈妈,我很有分寸。可是,我有个问题。”

“什么?”

“别人家的家长都不会同意小孩早恋,你为什么会不在乎这个?”
林彦俊是有逆反心理的,他从小就皮,但是从来不会过份,别人都是听家长提别人家的小孩,而他却从来没有听过。
别人也有很多的不允许,可在他家里的都是可以。
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很想听到 不可以 不行,就会故意去做些心中知道不对但偏偏就去做的事情,但每次获得的回应好像都一样,理解和讲道理。

“妈妈不是不在乎” 她想了想“只是尊重你,妈妈爸爸也是从你的年纪过来的,所以更多的还是理解吧,也不希望你过的很有压力。你看,你现在不就长的很好?又高又帅还懂事!”说着说着林妈妈又要开始了夸子模式,林彦俊摇摇头,拿着书上楼了,顺便又叮嘱一句,不准她随便翻东西。

林妈妈努嘴,面上头点着,心里却想着她可不敢保证没有下次。

说什么尊重,其实更多的还是放心,对自己家家庭教育的自信。儿子做事也懂得把握尺度,她这个妈妈就只管必要时提点就好了,其他的,就是欣赏自家的颜值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彦俊就冷脸等在陆定昊他们教室门口了,陆续来到的女生都想和他打个招呼愣是没敢,听说早上他的心情都是很差的。

等到陆定昊一身怨气地把鞋盒递给他时他的表情才缓和了一点,打开盒子看了一下,还算满意。
“不错,还知道找个鞋盒装一下。”

陆定昊不屑地一哼“我恨不得把你鞋子都拿扔!盒子是尤长靖今天帮我装好的,你拿回去记得再晒晒,虽然昨晚有脱水。”

林彦俊嘴角的笑若有若无,眼睛往楼梯口瞥了好几眼,随口问 “有长进呢?你们不是住一起吗?”

“哦,他肚子不舒服,先去医务室拿药去了。”陆定昊说完就挥挥手赶人,自己边进教室边碎碎念 “大晚上吃冰淇淋胃不好还逞能,不省心…”

尤长靖本来是要去医务室的,可是半路肚子又疼的受不了,钻进了厕所,一蹲就是半个多小时,后悔死昨晚作死了……

如果不是打了上课铃他还会蹲下去的,从昨晚拉到现在,整个人腿都在打软,一路都是扶着墙走的,到了教室直接趴倒。

“你没事吧?药没拿吗?”陆定昊用书本挡着悄悄问他。

“没有,等下课再去吧,我要死了…”

一节语文课尤长靖是趴着听下来的,老师看出他不舒服也没说什么,但是讲了些什么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这会下课了,他连起都不想起,浑身一点劲都没有,陆定昊让他先趴着,他去给他拿药,他也只能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点头,下节课数学老师说借用第三节课一起要做个测试,大家一窝蜂地挤出去奔向厕所,他才舒了一口气,终于安静了一会。

陆定昊刚走没一分钟,桌子前就多了一个人,左手插着口袋,连打在桌上的阴影都那么帅气。
尤长靖耷着双眼皮没精神地抬头,眼前被白色塑料袋挡住了视线,上面写着校医室。
尤长靖顺着握着它的手看过去,林彦俊正右手举着袋子,黑色的眼眸正看着他,一时间,他只觉得心跳骤加,像是要跳出嗓子眼。

“愣什么?”他说 “拿去,吃掉。”

尤长靖的脸色白的吓人,这会痴痴地望着他,更多了丝病态的呆滞。

林彦俊叹了一口气,算了,不跟病人计较。

他回头看了一眼教室前墙边的饮水机,转身去拿上面的一次性口杯,冷水热水兑温,然后转身,放在他桌上,从袋子里把药取出来,数好要吃的粒数,送到他嘴前。

一套动作快速流畅,丝毫不拖拉,尤长靖慢半拍地伸手从他手心里把药拿起来放进嘴里,又仰头喝口水,把药咽了下去,林彦俊什么话都没有,只是露了个酒窝就潇洒的转身走了。

尤长靖吃完药一直在发呆,那句拿去,吃掉,一直回荡在他耳边,不停的重复,像是要刻在他脑子里。

林彦俊这个人真的很好,他想。

陆定昊回来见他桌子上摆着杯子还有剩下的药懵了好一会 “你都吃过了啊……”

药效一个小时后才起作用,中午放学时他已经有了点精神,想吃东西,和陆定昊在教室等人走了一阵后才往食堂去,等到了,大部分人也吃好了,他叹息着,人生病了,做什么都没劲头。
陆定昊让他在座位上等着,他去打饭。他就老老实实地在座位上,上眼皮都快贴着下眼皮了,就差没睡过去。

陆定昊把饭打过来,尤长靖却有点反胃,可能肚子空空的又难受了那么久一下接受不了太多味道,他就只喝了点粥吃了几口白米饭,就吃不下了,坐着等陆定昊。

世事真的很难料,顺着陆定昊的背后,打饭的窗口林彦俊的红裤子那么显眼,身旁的女生也笑的扎眼,她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不知道林彦俊在讲什么逗的她又是一阵笑。
 
“看你下次还作死,昨晚天气又不是很热,胃不好还吃冷的,受罪了吧”陆定昊吃饭也不忘碎碎念。

可是尤长靖却只想哭“我想我阿妈……”

陆定昊听着他的哭腔也是慌了,下一秒就见尤长靖是真的哭了出来。
生理和心理的难受憋的他心里一直泛酸,不知道视线就已经模糊了,陆定昊直接懵了,他从没见过尤长靖哭,正全身掏纸巾,两人的桌上就多了两个人,林彦俊女朋友先掏了纸巾递给他,尤长靖不知是哭的视线模糊了没看见还是故意的,没有接受,令她有点尴尬,陆定昊急忙笑着说谢谢然后接过来递给尤长靖,嘴上还不忘怼林彦俊两句 “你这么烂居然还能交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几世修来的福气!”

林彦俊瞪他,心里被尤长靖的眼泪弄的很乱,又不知道在乱什么,尤长靖这会像决了堤的大坝,眼泪一串一串掉不停,他拼命擦,它拼命掉,怎么也擦不完,食堂还剩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都让林彦俊一一给瞪回去了。
然后侧头盯着尤长靖,俊眉没意识地就紧紧地皱成了川字,很烦,尤长靖的眼睛很漂亮,被眼泪填满的样子他觉得一点都不好看。
他抬手,想去给他擦眼泪,还没有碰到就被他一巴掌拍开了。

只好悻悻收回手,轻声问了句 “干嘛哭哦,受什么委屈了?”

林彦俊女朋友第一次跟他们搭话,本来就不认识,被对面的尤长靖给吓到了,有点无措地望着陆定昊“那个,他……”

“他有点不舒服”陆定昊是真的担心了,也不想吃了,拍拍他后背劝着 “我陪你回去吧,你真得休息了……”
 
“不要。”尤长靖干脆用袖子擦,站起来时人都是飘飘的,就近的林彦俊赶忙伸手扶住他,有点担心“你不要硬撑,还是请个假吧。”

“要你管”  尤长靖甩开他,扭头就走,连被他碰一下都觉得被扎地生疼。
陆定昊赶忙追上去 “尤长靖!”

林彦俊看他有点飘忽的脚步,出了神,搭在腿上的手握了拳,压制着自己想要起身的冲动。
 
尤长靖还是请假了,陆定昊没请下来,他自己一个人也没回房子,而是随便地埋头坐在马路牙子边上,安静地听着来来往往的车子声,偶尔刮一阵清风……

他头又低了低。

林彦俊,你很坏!

tbc..

05

评论(7)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