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看文勿上升

【长得俊】 流年

05

“同学,同学,你没事吧?”


不知道蹲了多久,尤长靖睁开眼,一个很年轻的姐姐正看着他。


“看你的校服是B校的吧?”姐姐很友好,笑起来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
见他有点迷惑的眼神突然就笑了,揉揉他头 “你脸色不太好,上课时间在这里是不舒服吗?”


尤长靖点点头。

于是她低头在手提包里翻找着什么,没一会她一笑,拿出一个会摇头的小娃娃递给他 “看你样子是受了什么委屈吗?这个给你吧,有事和它说说也会好受一点”


他接在手里,认真的看着,然后点点头。“谢谢姐姐”


“噗…你还是叫我阿姨吧,我儿子都和你差不多大了,和你一个高中哦”


“啊?” 尤长靖张大了嘴 “阿,阿姨,您看起来这么年轻……”


“这个原本是我买给我儿子的,可他好像不大喜欢这些东西,也不像你,会有心事的样子,我想安慰他抱抱他都没机会,你要记得啊,有事一定跟妈妈说,不然你妈妈也会很伤心的。”


尤长靖点点头,拨了两下小娃娃的头,笑了 “您儿子应该很厉害,什么事都可以自己解决所以才不会跟您说的。”


“你说的对,他就是这样。” 年轻阿姨又揉揉他的头,起身准备走了 “我还要买菜,你记得早点回去。”


“谢谢阿姨”
尤长靖握着小娃娃叹了一口气,只可惜他的问题,妈妈也解决不了。


他拍拍裤后,回到住处就把小娃娃放在了床头,然后蒙上被子开始睡觉,再热也要捂着,直到被热醒,全身黏黏糊糊的都是汗,伸手拨了两下被汗浸湿的发丝,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看了一眼时间,离放学还早,干脆把床单被子都扔进洗衣机去,重新铺了新的在上面,顺便把陆定昊和林超泽的房间也给打扫了一遍,才满意。


作为一个超爱吃的小孩,会做料理也是他必备的技能之一,睡了一觉所有的阴郁一扫而光,洗洗手,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准备给他们俩做个爱心晚餐,嘴里哼着大长今的主题曲,熟练的刀功,好看的摆盘,专业的拌料……
最后一盘水果上桌了,他满意的拍拍手,自夸着 “大长今本人了!”


下了围裙,他盯着门口,倒数 “三,二,一。”


“咔嗒——”门开了!


尤长靖一脸得意的晃着手腕,自配音效 “当当当当当~看我给你们准……”
备字卡在喉咙口,他傻眼了,盯着跟在陆定昊身后的林彦俊刷的收起了笑 “他干嘛跟来!跟他很熟吗?”


林超泽耸耸肩,作为A校生他只知道这个人是传说中的风云人物,陆定昊一直在翻白眼 “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的脸皮能厚到这个地步,我都说了不想邀请他,他还跟屁虫似的。”
好吧,后半句在制霸的眼神威胁下变的比蚊子声还小,和林超泽洗了手,而厚脸皮的某人一点都不客气,最先坐在餐桌前,抬眼看着尤长靖,笑的贱兮兮的


“看你的心情现在是好了很多哦,看你中午哭成那样我还说来看看你,这些都是你做的?很好看,好吃吗?”


看起来的确秀色可餐,林彦俊中午也被心情弄的没吃多少,肚子早就咕咕叫了,也不知道客气,抄起筷子就去夹红烧肉,还没粘到肉渣,整个盘子都被尤长靖端走了。


“干嘛那么小气。”
林彦俊撅嘴,筷子伸向下一盘肉,又是被尤长靖一把端走,护在身前,凶巴巴地瞪他  “不准吃”


“我今天早上好歹还帮你送药了,吃一点都不行?”


话一说完,尤长靖的眼白就翻回了正常位置,犹豫着把盘子放回去,还不忘添一句 “就当还你人情了。”


陆定昊擦擦手,和林超泽落座。“原来早上的药是你给的啊!”
提到这个林超泽又往尤长靖碟里夹了些蔬菜,不准他吃肉 “肚子刚好一点不能吃太油腻。”


陆定昊眼睛一直盯在林彦俊身上,盯外星人似的,一边咬筷一边质问 “说,你为什么要对我们家尤长靖那么好,你在图什么?”


“他是你家的哦?”林彦俊不动声色的夹菜,蛮好吃的。


“他哪里对我很好!”尤长靖插嘴反驳。 “一点都不熟好吗?”


“还不好?不熟?”陆定昊气到喝一口水,开始控诉 


“不好那下那么大雨他干嘛把你送来回来,直接给你一把伞就好了啊,还有,一对我就横眉怒目加威胁,一跟你说话就哦哦哦的,知道你在医务室也不告诉我自己偷偷去找你,今天早上居然也偷偷摸摸给你送药,中午吃饭时那眼睛里的担心都快让我嫉妒死了!”


尤长靖一愣,是这样吗?

他还一直觉得林彦俊对陆定昊很好……


“有没有那么夸张”林彦俊心动面不动,继续吃菜,只抬眼瞄了一下傻愣愣的尤长靖,想起那天尤长靖在教务处门口说的话,他好像才想起什么似的,问了句 “原来那天晚上我送的人是你啊”
他是真忘了,当时只是单纯的要帮人而已,没想到尤长靖记住了。


“还有”林彦俊眼睛突然扫向陆定昊,吓得他一抖。 

“我是光明正大送药。”


“……”

林超泽的眼睛一直在眼镜框下观察着林彦俊,陆定昊的话让他满脑子疑问。
可当事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为什么啊,你还没回答”陆定昊追到底,非要知道答案。


但很多事都是没有答案的,林彦俊放下筷子,很真诚地回答他 “我觉得都很正常啊,交朋友不可以吗?就觉得好奇啊。”


林彦俊是个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也不擅长说谎,他对尤长靖也正如他自己说的好奇,想要去靠近,交朋友。
印象最深的就是教务处那次,他有点失落的背影,一个人对着你表现出很失落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不知道他就想弄明白,所以就会去注意,所以才会无意中注意他去了医务室,让他去找的也是好奇陆定昊对他的在意程度,尤长靖在医务室对他生气,撒娇?可能不是,但他看来那些小表情就是,他觉得很可爱。


有了一次注意两次注意,那么第三次及之后的无数次可能就是习惯了。
习惯去注意,习惯去靠近。


“我要去学校了。” 尤长靖吃了一点就不愿再吃了,林彦俊的话总是会让他梗住喉咙,他讨厌这种被别人支配心情的感觉,他不喜欢。


“去学校干嘛,不是放学了吗?你走读还要上晚自习哦?” 林彦俊也抽几张纸把嘴擦擦,看他进房间去收拾东西,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


“他要去音乐室练习” 林超泽解释,转头对着尤长靖大喊 “把伞随身带着,有雨挡雨没雨避邪!” 说后半句时还特意看了林彦俊一眼。
不出意外就被他那凶恶的眼神瞪着了“你那个邪在说我吗。”


林超泽才不怕他,瞪回去 “是你自己说的。”
陆定昊对林超泽简直又崇拜了,在桌底悄悄给他鼓掌。


尤长靖收拾好出来就开始下逐客令了,打开门等着他出去 “那个林什么俊,吃好了你是不是该走了?”


林彦俊本着脸站起来往外走,等他出来,尤长靖嘭的一声大力的关门,震得耳朵疼,跟故意撒气似的。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学校走。


尤长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是气自己没出息还是气林彦俊有女朋友,反正,就是很气。
前面低气压,后面跟着的也低气压。


一直到学校门口,尤长靖猛地回头,大眼睛生起气来是真的很凶,看的林彦俊一怵“林什么俊,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林彦俊本来还酷酷地双手插兜的,结果被他一吼,引的校门口来去的学生齐刷刷地看过来,都窃窃私语起来。


尤长靖很生气,他就想软着语气去哄,可他扫了一眼周围几十双目不转睛等看好戏的眼睛,觉得怂这一下自己制霸的尊严就会没了,以后还怎么号令小混混?


于是,他拍拍自己根本不脏的衣领,露出他标准的邪笑,逼上前,一双黑眸警告性地看向周围,一字一句吐出四个字 “是林彦俊。”


这种危险性的眼神,周围人只看了一眼便一哄而散,林彦俊这才回头看着被自己惹的更生气的尤长靖,刚扯着嘴角笑了一下,下一秒胸口就被重重的两拳推出了老远。


“有病。”


“嘶——” 林彦俊揉揉胸口,劲还挺大。
瞧着尤长靖气呼呼的后脑勺,心情莫名好了,步子一跨,就追上了小短腿。


“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尤长靖忍无可忍,回头扬了拳头。


林彦俊一挑眉,惊讶似的看他“我跟你?这学校是你一个人的哦?我来上晚自习也是跟着你?”


“你!”


林彦俊看着他吃瘪的表情忍俊不禁,露了酒窝又快速收回,轻笑一声转头往自己的教学楼去。


尤长靖最后也只是对着他的后背挥挥拳头。


臭不要脸!



tbc .

06

评论(7)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