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看文勿上升

【长得俊】流年

06
林彦俊天生自带一股强大的磁场,英俊的脸庞,棱角分明,剑眉下一双深眸任谁看了都移不开眼,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偏心。


班级里的灯光亮堂堂的,住宿生零星地隔三差五坐在自己位置上,有看书有攻题,可是女生,大部分都时不时偏头往教室的角落里看,林彦俊桌子上摊着英语书,两条腿分开,后背靠在椅背上,左手搭在膝盖上时不时敲两下,标准的学渣姿势,右手搭在书本边,转着笔玩。
可视线落到脸上,却又是标准的好学生模样。
一会皱眉,一会深思,一会轻轻地念出声,中间会停了转笔的动作在书上画些什么,然后继续皱眉……


很帅啊。


善于运动,在学校又痞痞的,还会认真学习的男生,真的最能俘获女孩子的芳心啊,而且还会为了住宿的女朋友特地上晚自习..想到这,班里的女生真是越看越羡慕他的女朋友。


“认真的男孩真的很帅。” 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句,其他女生特别赞同的点点头。


下一秒,就见林彦俊就不耐烦地摔了笔,骂了句 “什么玩意儿,一个都看不懂!”


“……” 几个女生抿住了嘴。


可转过了头,还是又感叹着连生气都那么帅...


B校晚自习高三三节,高一高二两节,尤长靖相对其他人来说自由点,一般会学一个多小时就离开,大概一节课的时间再长一点。


恰巧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林彦俊就坐不住了,书本随手扔进抽屉就插兜离开了。


刚得知他上晚自习的女朋友兴冲冲地跑来他们班却又被告知他出去了,直到上课也没再回来。

可能去卫生间了吧,同学这样安慰她。


尤长靖练了许久都集中不了注意力,满脑子都是林彦俊傍晚时坏坏的笑,然后对他说,是林彦俊。


“啊啊啊啊啊” 他气的在钢琴上乱弹一气然后腾地站起来,在空荡荡地音乐教室就大喊一声 “林彦俊王八蛋!”


正在艺术楼下百无聊赖等着的林彦俊被这突如其来的骂声提了兴致,抬头望了一眼二楼,帅气地抓抓额前的刘海,王八蛋吗?OK..


练不下去干脆不练了,尤长靖趴在琴盖上悠悠地躺了一会才起身离开,刚打开门他就愣在了原地,林彦俊正靠在门框边双手抱环笑盈盈地盯着他看,反应过来的尤长靖捂住了嘴,一双大眼心虚地溜溜转。


“你…你怎么在这里?”


林彦俊左右看了两眼,仿佛在找人,然后视线又回到他脸上,问“谁在这里?王八蛋吗?”


“呃……” 尤长靖嘿嘿笑了两声,指指墙边,开始转移话题 “我那个,我关灯了,要走了”


伸手关了灯,又锁了门,两人却谁也没有先移动的意思,林彦俊就这么盯着他看,就是在等,等他对王八蛋的解释。


在安静了几秒后,走廊里的声控灯突然灭了,一瞬间,只剩下两双黑亮亮的眼睛盯着对方看,尤长靖小胆,最怕这种压抑的环境了,他伸手戳戳林彦俊的胳膊 “走吧?”

先挪了脚,轻轻跺了两下,灯光再次亮起来。林彦俊忽然一把揪住走在自己前头的人后衣领,拎着就往楼下走。 


“你干嘛!” 尤长靖大叫,这样子走他很不舒服诶!奈何林彦俊力气真的很大!


林彦俊一直把他拎到楼下才松开,对面就是假山,假山后面就是小松柏林,尤长靖还在挣扎着然后就又被提溜着进了里面才松开,他对这种黑黑的,人少的环境中会很焦躁不安,好在对方是林彦俊,没有那么害怕,可他还是立马伸手抱住了自己,有点紧张到结巴“你你你要干嘛?”


林彦俊看他那戒备的状态忍不住发笑,逗他“小树林里,你说能干嘛?”


小树林里能干嘛……


尤长靖望着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刚退了两步后背就卡在了树上,于是把自己又抱紧了些,又有点脸红,眼神闪躲着,声音却小了很多  “神经病啊你”


话音刚落林彦俊就突然凑近,他心跳一漏,不知是害怕还是害羞,眼睛闭的紧紧的。


“哈哈哈哈”林彦俊突然笑开,手指在他脑门上使劲弹了一下“我有那么变态吗?你干嘛一见我就畏畏缩缩的?”


尤长靖揉揉脑门,心底松了一口气,嘟囔道 “疼”


“第二节课还没下课呢,老师会巡逻,现在出去被抓到我又要被记过了。”


“切”尤长靖推开他,望了望外面 “你会被记我又不会,拜拜哎——”
刚走了两步就又被抓了回去,整个人都撞进了林彦俊怀里,一股淡淡地橘子香夹在空气中钻入他的鼻子,好甜的味道...
看着眼前的胸膛,他吞吞口水,移开视线。


林彦俊又低头伸手去磕他额头“什么拜拜,我等你那么久你就要扔下我跑了?”


“……”尤长靖抽回胳膊,赶忙从他怀里退了出来,小声反驳 “我又没让你来等我”


接下来,又是无言的沉默。


两人蹲在地上,各有心思。


“有长进”林彦俊突然叫他。


“嗯?”


“你今天为什么哭?胃疼那么难受吗?”林彦俊没有看他,伸手拔了根草在手里摆弄,他在窗口打好饭转身看见他时,发现他正在巴着眼看他,当时,只对视了不过一秒,那人亮晶晶的眼里就蓄满了泪水,然后疯狂下落。

真的是胃疼吗?


十几秒后,尤长靖才压着嗓子嗯了一声,似是还带着别的情绪。
随后,林彦俊先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没等尤长靖应声他就跑远了,黑暗中连影子都看不见,越来越远 ……


“林彦俊..”林子里越来越安静,他不敢看,闭眼蹲下了身子,小小一只靠在树干旁安静的等着,黑咚咚的树林里实在是太压抑了,压抑到让他打着哆嗦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捂着胸口差点喘不过气来...


林彦俊走的时间并不长,可尤长靖觉得很长,很长。当他再回到松柏林时瞪着眼睛仔细找了很久才发现他缩在一棵树旁,窝成一团,瑟瑟发抖。


“尤长靖?”他被吓到了,小心翼翼地伸手去碰了碰他的肩。只不过是轻轻的一碰,尤长靖就受惊了一样,惊恐地望着他弹到了一边大叫  “别碰我!” 然后又在树干旁缩成了一小团。


林彦俊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眼神复杂,隔了一会突然唱起了摇篮曲。
世上一切幸福的祝愿,一切温暖都属于你
...
睡吧睡吧睡吧
等睡醒了所有都给你


“尤长靖很乖啦,我是林彦俊,一会就下课了,我们可以走了。”  林彦俊轻声安抚着。

“这里很黑吧?没关系,外面有太阳哦。”


他不知道他唱了多久摇篮曲,只知道直到尤长靖一点一点不抖了,他才敢伸手去碰他,轻轻拍打他后背 “可以吗?”



tbc..

07

评论(5)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