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谢谢喜欢^ ^❤️

【长得俊】隐婚

十五  吃醋

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能明显感觉到尤长靖心情好的不像话,几乎说什么要求都会应,虽然以前尤长靖就特别的好cue,可是现在,连拿他零食都可以不撅嘴地就给了!
朱正廷说他才见了婆婆一面就飘飘然了,那以后要是常见,林彦俊岂不是能爬他头顶去?
尤长靖也只是皱着鼻子反驳了句 “她是我岳母”

朱正廷挥挥手,嘁了一声,不跟他浪费口舌,转而跳了话题 “不过你最近有没有发现立农好像不太高兴啊,一回宿舍就没了精神,看他笑的那么辛苦……”

“是吗?”尤长靖这几天光顾着高兴了,没有在意这个问题,听他这么说很认真回想了下这几天农农的情况,好像确实有点不太对劲。

“你平时跟他关系还不错,要不要去问一下看看?”

尤长靖点点头,刚迈了一条腿就收了回头,悄悄往房间瞅了一眼,拍拍朱正廷的头,小声说“帮我看一下林彦俊,他要是出来找我,你就先帮我拖一拖”

“啧啧啧,你妻管严啊”

尤长靖耸耸肩 “没办法,老婆是醋坛子,生气我又要哄很久”
而且,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想想尤长靖就脸红。

朱正廷连连点头,看他进了农农房间才放开了笑,尤长靖,小怂包哈哈哈哈。

“农农?” 尤长靖进了他房间才知道他最近真的很糟糕,房间窗帘被拉的死死的,虽然是白天也暗的很,陈立农正卧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眼睛却望着前方发呆。

尤长靖环顾一圈房间,除了小鬼去了单人行程床铺整洁外,其他真的有够乱。

“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尤长靖坐在床边,有点担忧他的状态。

“尤长靖……” 陈立农似乎才回神,眼神还有点游离,看清了尤长靖后才露了一排白牙,笑道:“我没事啦”

“你这个不像没有事情的样子哦”尤长靖拿出了哄孩子的口吻,伸手帮他理理头发,笑了笑 “说出来可能会好受一点,粉丝的原因吗?还是别的”

粉丝吗?
陈立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额头上还残留他指尖的温度,要说忌妒吗,还是说他的矛盾,亦或是他自己的强烈愿望。

“想开一点啦,你看我,天天被林彦俊粉丝骂我都没有很在意,虽然会难过,但还是有支持我的人,有人喜欢就会有人讨厌。”

“不要想太多。”
尤长靖还想拍拍他的肩,却在半空中就被陈立农推开了,突如其来的力气,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差点被推倒。

他有点懵,看着陈立农变狠了的脸,久久没做反应。

或许是相爱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连说出的话都会下意识地是对方曾说出口的,这种渗透在细节里的感情,为什么不能掺杂一点点别的东西?而当事人,正疑惑的望着他……
陈立农从他脸上别过视线,语气带着一点疏离和不忍“你懂什么?你根本不懂。”

“农农……”尤长靖很担心,农农的反应很糟糕,平时很开朗的一个人突然这样,又不说原因,或许……是青春期?

阿妈曾经说过,青春期的孩子要用耐心,爱心和关心去浇灌。

“饿不饿?你中午没吃诶,要不我去厨房看看弄点东西给你吧?”

“要不,我陪你去散散心?”

“吃颗糖说不定会好一点,灵超经常会这样,试试吧?” 尤长靖被灵超影响也会在口袋里装一两颗糖,但从来没吃过,其实是林彦俊不让他吃啦……

陈立农看着眼前举着的糖,以及那只捏着糖果的手,突然笑了,冷笑。然后一把握住了那只手,身体往前倾,逼近了他 “你能不能,不要用哄小孩子的语气?我不是小孩子。”

尤长靖其实是第一次这样跟他说话,平时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反而是农农看起来更像大人一点,可是今天他的状态好像真的不对。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一会晚饭的时候再叫你”

“尤长靖…”

他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软了身子,突然一把抱住他,带着浓浓的哭腔 

“怎么办…”

鼻腔,全是尤长靖的味道,清清淡淡,好闻的很,他很喜欢。 特别喜欢。

“我快疯了。” 他真的快要疯了,一边理智的告诉自己不可以,一边生理上又控制不住强烈的念想,他快要被这种矛盾折磨的疯了。
尤其现在,抱着的,只不过是短暂的安慰,而非长久的解药。
他贪婪地吸食怀中人的颈香,享受着他一下一下安慰的拍打后背,脸庞贴着的,是他滑嫩的脸颊,只要他一歪头,就可以吻到的,尤长靖。

“尤长靖……”

“嗯” 尤长靖点点头,手还持续拍打着他的背,像哄入睡的孩子,温柔,连绵。

陈立农轻轻歪着一点头,盯着自己嘴巴正前方的巧耳,一句我喜欢你酝酿在喉咙口,想出又不敢。

“林彦俊——你不看书啦——” 客厅突然传来朱正廷故意放大的声音,报信来了,房间里的两人同时一顿。

“那个,农农,你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

陈立农在他耳旁突然一笑,叹了气 “你那么在乎他吗?”

没等尤长靖说什么,他又笑着自言自语“也是,不然也不会结婚的哦…”

林彦俊狐疑的盯着朱正廷,一脸嫌弃 “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尤长靖呢,刚刚不是还在这里?”说完还去厨房瞅了一眼。

“噢——尤长靖啊——他刚刚去阳台那了——说是拍几张好看的自拍发微博——”

陈立农一听,心理默默叹了气,露出最开始的天真笑容,回了他几下后背拍,对着他耳朵轻轻道 “谢谢你长靖,我好很多了。”

“没事,你没事就好啦,我,我先出去了?”

“嗯”他笑笑,点头,松开了他。

看着尤长靖猫着腰透过门缝看林彦俊在不在客厅,他苦笑,林彦俊眼睛果然这么毒吗,不让你靠近我……

他伸手摸摸唇角,刚刚有意无意蹭过的肌肤,大概也算是一种安慰了吧。

刚透出个头,朱正廷就拼命招手,尤长靖这才迅速地跑过去,舒了一口气。

朱正廷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我怎么觉得像是做贼啊,林彦俊不是说男人不能太小吗?他不会那么小气吧,农农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尤长靖拍拍胸口,吐了吐舌头  “他不小气啦,只是很霸道”

“……” 醋就醋嘛,还美其名。

尤长靖嘿嘿一笑,蹦回了自己房间,林彦俊去阳台找他了,估计一会就过来。

尤长靖转转自己手上的饰品戒指,望着藏在包包深处的婚戒,眼巴巴,想戴……

“哟,回来啦” 林彦俊立在门口,后背靠着已经上了锁的房门,一脸等你表演的表情。

尤长靖珉着嘴,眼睛左右看了看,又开始放彩虹屁 “这么聪明哦,什么都瞒不过你~”

林彦俊呵一声 “就朱正廷那个音调,眼睛还往那边瞧,我又不是傻子。”

“……”尤长靖狗腿一笑,屁颠地跑过去 “我只不过安慰他一下啦,林彦俊最善解人意了!”

林彦俊的鼻子扬的高高的,哼了一声 “我有那么小气吗,下次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真的吗?你没有吃醋哦?”

林彦俊珉着唇不说话了,好一会才开口 “不准对他笑。”

“哈哈哈哈,这个我又控制不住”尤长靖还想笑他一脸气鼓鼓像河豚,就见他一秒收了脸,自己也跟着收了笑,改口 “控制的住,控制的住。” 说完,还挂着他的胳膊,摇头晃脑。

他的天使又笑了。

唉,林彦俊伸手去拨他脑袋,然后抱着他滚去了床上。他倒不是担心尤长靖,相反,非常信任,倒是陈立农那小子,一直都是他担心的对象。

“我们公开吧”林彦俊突然开口。

尤长靖一秒被他变严肃,从他怀里挣扎着坐起来,盯着他看“你疯了吗?”

tbc ...

16 17

评论(34)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