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老板,来份评论~❤️感谢支持

【长得俊】隐婚

隐婚十六< /a>

十七 离婚?

被朱正廷强制掰过脸颊的两人还是控制不住一会回一个头,盯着两人关的死死的房门,好奇心就跟猫爪子一样挠的他们心痒痒。

“门都被关了,什么都看不到你们还看什么”朱正廷无语地看着他俩,随后就开始赶人 “去去去,没法安静就干脆回去休息”

范丞丞瘪瘪嘴 “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我……” 朱正廷突然被两人直勾勾的盯着,不自然地摸摸鼻子“我当然不好奇了!”
说着率先起身,然后半推着把两人送回了房间,自己才躲进厨房大松一口气。

“呼……”

喝完一杯水,他无语的用手直在脸旁扇着根本感受不到的风,在心底狠狠的鄙视那两个人!

明明知道场合,还这么没分寸!整天除了练习除了工作就是腻歪腻歪再腻歪!两个成年人成熟一点好吗?今天你逗我几句,明天我打你几下的,不知道的人还好,像他和陈立农这两个人,每天就可怜的硬被塞狗粮!

朱正廷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越想越觉得他俩过分,发誓非得解解气,不然他不姓朱!

嗯……

放了水杯,朱正廷蹑着脚,瞄了几眼其他人的房间门,偷偷挪到了他们俩的房间门口。
虽然知道他俩可能在干什么,可是知道真相的他也难掩好奇心,红着脸在门上贴着耳朵。

奇怪……
隔音效果再好,他这样多少也能听到一点的吧?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朱正廷竖着耳,不甘心地又换了个方向,贴着门缝。

还是没有啊……

“吱——”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弯着腰贴耳的朱正廷也随着惯性往前踉跄着,差点撞进林彦俊的怀里。

朱正廷:  ……

林彦俊本来也被他吓一跳,可看到他的姿势还有那红透的脸,一下了然,眼睛从上到下重新扫了一眼他的姿势 “要不要进来听?”

开玩笑!

朱正廷立马捋直了身体,陪笑着欲转身,又是那个后衣领,一把被揪住,硬被拖了进去……

朱正廷双手捂着脸,死死地闭着眼睛,林彦俊是变态吗!!!谁要看这种事啊!!!

林彦俊的手松开了他的衣领,转而放在了他后脖子上,挑着眉在他耳旁轻声道 “看啊”

说完,林彦俊硬握着他手腕就把他捂脸的手拿了下来,朱正廷吓得尖叫 “啊…唔”

“嘘!” 林彦俊捂住他的嘴,吓一跳,急忙看着床。“还看吗?”

朱正廷欲哭无泪,猛摇头,眼睛还紧闭着。林彦俊这个变态!

哈哈哈……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笑,像恶作剧成功,朱正廷一愣,偷偷睁了一条缝,尤长靖正侧身躺在床上老老实实地睡觉,怀里还抱着玩偶。
他抽着嘴角,心里松了一口气,突然又来了气,转头瞪眼看着还在笑的林彦俊 “你等着!”

然后朱正廷气鼓鼓的就冲了出去。

林彦俊还哈哈哈笑着,又怕吵醒尤长靖变成了憋笑,然后把门重新关上,直到睡着前都忘了他刚才是想去倒水喝的。
 

朱正廷想听的少儿不宜本来是有的,不过尤长靖太累了,刚进浴室前后没两分钟,就盯着沉沉的眼皮困了,头点着,一秒就能睡着的样子,连林彦俊帮他洗澡都没顾上害羞。
 
重新躺上床,把尤长靖怀里的玩偶丢到了另一张床上,让他抱着自己,然后自己满足的捏捏他肚子上的肉,舒服。

林彦俊是后悔的,对于调|戏朱正廷那件事……

因为接下来的日子,朱正廷完全把尤长靖霸占了,一有空就黏过来。

“长靖~”

“长靖——”

“小尤——”

“朱尤组合呢”

林彦俊总是很烦闷。去上海的发布会前还跟尤长靖吃他的醋,瘪着嘴,很和颜悦色!就像当初灵超去接他,他鼓着颊的样子。

“林彦俊好可爱~” 尤长靖忍不住一直盯,垫脚去拍他脑袋,像安慰大型犬 “你在我心中top1”

陈立农在远处看着,移开了眼。

武汉场是内地最后一场见面会了,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有个愉快的ending,有种梦回大厂的感觉,不止粉丝,他们也是,仿佛每天一群人打气努力的样子还是昨天的事。

人生要学会珍惜。

武汉第一天散场时,有个中年叔叔对着空空的场地空空的舞台看了很久,才转身离馆。
如果细看,或许能感觉的到那看似沉稳的步伐中带着点趔趄。

武汉的最后一场,是整个内地巡演的最高|潮,成员们的cosplay直接让他们解放了天性!
粉丝们一边尖叫一边忍不住吐槽。

林彦俊一袭红衫,亮眼又帅气,长长的白发,他一会就要撩一遍,最让人想不到的是月华三个女装line……

玛丽莲梦露朱正廷破罐子破摔,逮到机会就撩人,上次林彦俊调|戏他的事他可记得牢牢的,在表演时,两人碰到一起,林彦俊没忍住瞄了他胸前一眼,他哼哼哼着,伸手就去抓他手腕 “来来来,你摸摸!”

crazy

林彦俊想看尤长靖,又不敢,拼命抽回手,低着头又哭又笑,想着回去要完,这段肯定会被拍到。

朱正廷满意的看着林彦俊红了脸笑的可开心,可算洗刷了那天的“屈辱”!

一场完,粉丝们也哭笑不得,情绪激昂着三三两两叽喳着离开,昨天那个中年男人却认真的沉了脸,当即去了后台。

在服装间,工作人员提前让人离开了,尤长靖的父亲阴沉着等他,没两分钟尤长靖就过来了,还一脸懵 “阿爸,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怎么来这里了?”尤爸气的发抖,一张脸铁青着,可还是极力忍着,稳了稳呼吸,沉默了一会。

尤长靖大概猜到了些什么,也低着头不说话,安静的等他调整好情绪。

“我支持你,支持你找自己的梦想,也看的到你的努力。”

“我从心底为你感到骄傲。”

“但是,并不代表我可以允许你乱来。”尤父的声音不大,听起来很冷静,很沉稳,可是,尤长靖却听出了语气里属于父亲的威严。

他大概是知道了吧。

若是以前,扭脾气的他会理直气壮的直视着父亲说他的道理,哪怕挨打,他也要做。就像当初为了唱歌走出一半被他拖回来打一顿。

可是这次,他没法理直气壮,也不是打一顿就能好的事,最后他也只小声辩解了句 “我没有乱来…”

“没有乱来?”尤父手背在身后,左手握着右手,不,是掐着。
他怕一个控制不住,就会给他一巴掌。

“没有乱来你找那么一个人?!” 尤父气的一下抬高了音量 “一会撩这个一会撩那个,知道专一怎么写吗?!能是个什么好人?!”

“朋友间打闹而已……”

“你还说?”

尤长靖不说话了。

“趁早断了。”尤父发了话。
要不是那天无意听见妹妹和他打电话,他可能还会说服自己他们只是普通同事。

“断不了了。” 尤长靖嘟囔。

“你说什么?”

“对不起阿爸”尤长靖抬起头,下唇已经被咬的有了痕迹,他望着父亲,眼里依旧是坚定 “我们拿了证了。”

房间安静了。

父子两个,谁也没说话,互相望着的眼里,谁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看到尤长靖没有?”

门外突然传来林彦俊的声音,只听另一个声音说在服装间,然后就听脚步声越来越近。

尤父从他脸上移开视线,眼睛狠盯着门口,开口“结婚,还有离婚的。”

“趁现在还不晚。”

尤长靖撇了头,一双眼红了透,很久没掉泪的他,此刻无声的湿了满脸。

离婚两个字,一入他的耳,就心疼的厉害。

他不要。

“尤长靖” 林彦俊推开门,脸上的笑在看到尤父严肃的脸后慢慢收起,礼貌地弯了腰打招呼,看了一眼尤长靖,他背对着门,双手攥紧了裤边,有点抖。

他在哭。

林彦俊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微低着头。

“对不起。”

18



tbc

(Ps: 快要完结了哦)

评论(28)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