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老板,来份评论~❤️感谢支持

【长得俊】隐婚

十九    对不起

这几天尤长靖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的,不是林彦俊想要的健健康康的瘦,是缺少食物,精神倦怠的结果。
每次看见他吃两口就笑着说不饿还开玩笑胃又变小了的时候,每天晚上在他怀里安安稳稳睡着,在以为他睡着后又偷偷爬起来去浴室洗洗眼睛然后在窗前站很久的时候,林彦俊都恨不能自己代替他……

梦想是什么?之前,是做一个明星,演员,歌手,而现在,除了以上,还有尤长靖。

但是,梦想始终都是梦想,不是努努力就能够得到的,得拼。
若想要二者并存,必须变强大,这也是林彦俊一直在做的事,可是,现在要选择的不是梦想和尤长靖。

当尤父跟他说,尤长靖和尤长靖的梦想只能选一个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的无能。

当尤长靖那句咽着眼泪的“好”字说出口时,他多想冲过去抱住他,告诉他,不离婚,不管怎样,他都会陪他,可是他赌不起,赌不起尤长靖为之付出了那么多年的努力。

他靠着栏杆坐在地上,酸胀感充斥着眼眶,泪水夺眶而出,他像个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摊着手心轻声呜咽,而后哭出了声,委屈又难过。

陈立农蹲下身子,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又犹豫着叹了气,最终什么都没说抬手安慰地拍拍他的后背。

“长靖,你怎么了,和彦俊吵架了?” bro刚拎着外卖进来,就看见尤长靖肿着眼睛,眼泪还没干,正抱着枕头小被子打算在沙发上住下。

“长靖”bro放下外卖,转头对着楼上喊了声坤坤,转而抽了两张纸递给他。

子异揽着他的肩轻拍着,细心地给他擦眼泪,像个哥哥,教训起林彦俊来 “这么凶的吗?”

“林彦俊也真是的,肯定玩过头了,一会我叫队长去收拾他!”

“他人呢,我现在就叫坤坤去怎么样?”

尤长靖摇摇头 “没事。”

“哭成这样怎么会没事呢,要不,我跟你去后院坐一会吧,凉椅那儿挺凉快的。”

最后还是没有去,尤长靖自己关了房门在房间呆了一会。

成员之间小矛小盾很正常,但必须要调解,尤长靖和林彦俊的关系太好了,好到他们觉得根本不会吵架,唯一一次闹得很大的还是节目结束前,当时谁说都没用,最后不知怎么两人自己和好了,还比以前更黏了,坤坤觉得很头疼,因为上次他们是生气还好,这次两个人好像情绪都太低,尤其是当他看到林彦俊肿起来的眼眶,组织好的语言又憋在了嗓子眼,农农在他旁边轻轻摇摇头,看了一眼林彦俊,起身跟着坤坤下了楼“尤长靖怎样?”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无奈摇头“自己在房间闷闷不乐,说话也不理。”

陈立农皱着眉想了想,问“朱正廷呢?让他去吧。”

“朱正廷?”

陈立农点点头。

再过一个多星期就拍摄团综了,他们两个这样的状态绝对不行,除了他,就只有朱正廷清楚他们两人的状况,而且他在成员心理方面也比较知道如何去开导。

只是,没想到,事情愈演愈烈。

晚上林彦俊回房间时,才踏进房门,尤长靖就立马转身去了客厅,林彦俊攥紧了拳头,把房门关上,留给尤长靖一个冰冷紧闭的木板。

半个小时后,林彦俊夹着枕头薄被出来,把他拉起来“你去房间吧。”

尤长靖甩掉他的手,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卷着被子枕头就进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起来时,林彦俊去房间收拾洗漱,就看见床头柜上放好了离婚协议,旁边是一只笔,底下签名栏已经写上了尤长靖的名字,上面隐约还有两滴干掉的泪痕,林彦俊看了一眼关着的浴室门,拿起了笔。

这笔下去,就意味着,林彦俊不再是尤长靖的了,尤长靖也不再是林彦俊的。

林彦俊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慢过,抬起的笔尖距离纸张不到一厘米,可他的手仿佛落了很久,甚至有点抖,身后的浴室门突然打开,他一咬牙,林彦俊三个字就印在了纸上。

尤长靖撇过头,转身出了房间。

一纸协议,将两颗心牢牢的关在了门外,看似说说笑笑轻松的表皮下,早已疲惫不堪,尤长靖越来越瘦了,林彦俊很担心,还是会把吃的推到他面前,睡前把温水放在床头,去客厅前给他拉好窗帘,目光下意识的跟随他,只是都没有回应了。

独自睡觉的晚上,尤长靖常常惊醒,醒来下意识的往旁边窝,去寻那个温热的胸膛,每次触着冰冷的空气时他才想起,哦对,已经结束了,然后摸摸额头的细汗,又缩回去继续睡。

好在,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接到阿爸催他的电话。也是,协议签了,至于证,什么时候有空去盖个章就行。

“长靖?!” 王子异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怎么样?”

不过是去厨房送个杯子,没有门槛,没有台阶,地板也不滑,他怎么就摔了呢?

尤长靖还郁闷地摇头 “没事。”

尤长靖的身体状况,成员们开始担心,林彦俊开始担心。

团综准备开拍,经纪人过来交代一些注意事项,让他们赶紧把乱糟糟的‘狗窝’给收拾点,才注意到尤长靖和林彦俊的气氛,皱着眉,刚想说话就被一阵铃声打断了,尤长靖看着来电,脸色兀的就变了,犹犹豫豫,有点走神,还是经纪人姐姐拍拍他胳膊 “接啊”

尤长靖回过神来,拿着手机往旁边走了几步才接起来“喂,妈…妈妈……”

低着头的林彦俊忽的抬头望过去。

“尤尤啊,妈妈没有打扰到你吧?在忙吗”

“没有妈妈,我刚好在休息。”

“最近很忙吗?都没有打电话过来,妹妹问你什么时候有空能来,哈哈哈,她很想见你嘞,还问你她推荐的零食好不好吃”

尤长靖捂着手机,抬了抬头,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才没让眼泪流出来,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很好吃!只不过……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等忙完就抽空过去,委屈妹妹想见我的话就只能先看视频啦,哈哈”

即便他有很努力的在控制,可林彦俊还是听到了他的微微哽咽,交握的十指不觉握的更紧了,经纪人的眼睛在两人身上狐疑的来回走。

“没事,忙也要记得注意身体哦,过些天我去看你们”
  
尤长靖垂了眸,眼睫毛微微颤着,要来吗。

“彦俊呢?不在你旁边吗?”

“哦…他,他被经纪人姐姐叫去了,一会回来再让他给您回电话吧。”

“不用啦,我刚刚听你声音不太对,以为他欺负你呢,欺负你就跟妈妈讲,看我不教训他!”

尤长靖点头应着,想到妈妈看不见又摇头,小声解释“没有啦…只是最近有点感冒。”

一个电话把尤长靖听的鼻音越来越浓,委屈的真想对着电话控诉林彦俊要跟他离婚。

经纪人看着他红红的眼睛,眉头快拧成了麻花 “你生病了吗?脸那么红,声音也不对。”

“没事,感冒而已。”

“真的?”

“嗯。”

不知是电话影响情绪的原因,还是真的感冒了,尤长靖只觉得脑袋沉,想喝水,端着水杯手也抖个不停。

“咣当——”杯子碎了一地。

“尤长靖!”

尤长靖坐在碎玻璃片旁,手掌因为撑着地面被割出了一道道口子,晃晃悠悠随时要倒似,客厅的几人吓得立马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林彦俊冲的最快。

贴着他温热的胸膛,熟悉的味道窜进鼻子的瞬间,尤长靖没出息的又哭了,不顾手上还有血,紧紧地攥着林彦俊胸口的衣领,说不出话,只蹭着他不停摇头。

林彦俊握着他的手,让人赶紧拿药箱来,低头抵着他额头,轻声哄着“听话,先起来好不好?”

握着他软绵绵的手腕,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力气,才意识到什么“是没力气吗?”

林彦俊捏着他精瘦的腰,没怎么用力就把他抱了起来,一瞬间心疼的厉害,他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

“对不起”

抱着尤长靖还没走到沙发边,不知是谁眼睛盯着他怀里的人突然大喊 “快送医院吧!长靖好像晕了!”

tbc

二十

评论(45)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