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59可逆不可拆💗

【长得俊】隐婚

二十   挨打

病房里,尤长靖安静地躺在床上,脸色白的吓人,点滴瓶换了一次又换了一次,林彦俊坐在床前一下都未动过,甚至眼睛都没有眨。

经纪人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念念叨叨半天最后还是蔡徐坤拉着他到了外间。

蔡徐坤把门关上,透着玻璃看着里间还一动不动的林彦俊回头“我回去吧,收拾一下洗漱用品,顺便给林彦俊拿两件换洗衣服”

经纪人最后也只盯着门里气的冷哼一声 “我跟你一块回去,突发情况,还有很多事,一会你就不用来了,我把东西送来就行。”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卖,相信早就被林彦俊买来了吧,可惜,世上没有这种药。

“离婚协议……” 蔡徐坤使劲睁着眼,反复几次,才确认了自己没有看错,底下两个人的签名还赫然在上。

想起上次跟丞丞三人见到的景象,才恍然惊醒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那腻歪的程度,似乎也都有了解释。

“坤坤?”

“啊。” 蔡徐坤陡然回头,立马把协议书避在了身后。

王子异被他的反应也弄的一愣,看了一眼他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没事吧?”

“没……没。” 蔡徐坤笑了笑,摇摇头。

“哦,经纪人催了,东西收拾好了就赶紧递给他吧。”
 
“这就来。”

王子异走了他才舒了一口气,眼睛看着签字那栏摇摇头,打开抽屉放在了里面,刚走到门前,定着步子,想了想又折了回去,把那份协议塞在了林彦俊衣服中间夹着。

经纪人把东西送给他时,又气又无奈,说团综暂且延迟一周,让他们赶紧休息休息身体,把矛盾解决了。

林彦俊保持一个姿势一下午,浑身有点僵,捏捏眉心,点着头,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送走了经纪人,才把洗漱的物品放在卫生间里,把经纪人刚刚一块带上来的外卖放在一旁,又坐在了病床前,握着尤长靖的手来回抚摸。

尤长靖一直睡到晚上快八点才醒,房间里一股消毒水的气味,他珉珉有点干的嘴唇,嗓子里一阵火辣,应该是发炎了,动动手,才发现被林彦俊攥的紧。
那人正趴在他床边,眯着眼,可能被他的动静吵到了,皱着眉,没两秒就腾的坐直了看他。

“醒了?有没有好点?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
林彦俊一脸紧张,问东问西,把手攥的更紧,声音里也尽显疲惫。

尤长靖说不难过是假的,可是,并不是在睡了一觉后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撇过头,把手抽了回去。

林彦俊的手心,就这么半开着怔在半空中,好一会,他才放下手,低了声音 “医生说你最近生活不规律,又不好好吃饭,营养不良,中午……你都烧到了三十九度了。”

“饿不饿?我把饭热一热,你先喝口水吧,嗓子发炎了,只能先吃点清淡的。”

边说,林彦俊边伸手试了试他额头,没那么烧了才放心的点点头,又转身把刚倒好的水递过来,已经不热了,温度刚好,继而又到了外间把瘦肉粥热了热,在嘴边吹吹,端进里间。

“先擦把脸。” 林彦俊把湿毛巾折好,伸着手还没触到他的脸就被偏头躲过去了。

“我自己有手。”

尤长靖靠着床头,自己擦了脸,接着他递过来的粥,一口一口送进嘴里,一时间,病房里除了他吃粥的声音,再无其他。

林彦俊一直看着他吃完,又把餐盒都收拾了,刚回到床边,尤长靖就侧着身子背对着他,不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

自从上次说过要离婚已经过去近两周了,这期间,尤长靖不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也没有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尤宝妹打过几次都被他挂断了,林彦俊知道,这是他无声的抗议。

他的尤长靖,看似温柔软甜,其实倔强的很。

“尤长靖。”

林彦俊看着他依旧沉默的背影,轻轻掀开被子,和他的方向一样,侧躺着,伸手搂着他的腰。

“我……”

话还没说完,尤长靖就转过身,一脚把他踢了下去,发出了好大一声响。

尤长靖生病没什么力气,这一脚集中了他太多了力气,后知后觉,有点抽筋,抽搐着一张脸保持刚刚的姿势。

林彦俊捂着被踹到的小肚,爬起来,赶紧去看他 “怎么了,不舒服?我叫医生……”

“滚。” 尤长靖怒着推开他,揉揉腿。

“不要闹脾气好不好。” 林彦俊不敢再上床,又坐回了床边的椅子上,给他揉着小腿。 “你现在情绪不能太激动。”

“就算生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尤长靖咬唇,把腿往后收,不让他碰,又背过了身去,王八蛋!

而后,委屈地撇了嘴,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要睡吗?洗漱用品都拿来了,衣服也给你拿来了”

“我,我下午,跟伯父说过了。”

“他应该明天就能到。”

尤长靖的手指抠着床单,默不作声。

“尤长靖?”

“干什么!” 尤长靖忽然回头,瞪着他大吼,眼里全是委屈。

林彦俊还想张嘴,被吓了一跳,又赶紧闭上了嘴。

“这还没离婚,我生病你就照顾不了了吗?!巴不得让别人来!”

见尤长靖蓄泪,林彦俊慌了,忙摆手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我其实……”

“算了,我不想听!” 尤长靖掀开被子,就冲进了浴室,把门嘭的一声拍上。

“王八蛋林彦俊!” 尤长靖对着镜子使劲用冷水拍拍脸,把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对着门外吼 “我再为你哭一次,我就不姓尤!”

尤长靖握着林爸爸送的婚戒,吸吸鼻子,又泛酸,还没有机会戴上去,就要送出去吗。

结婚不过才短短4个月,结婚证都还没有捂热,离婚就这么快来了,还真是可笑。

“什么时候去盖章。”

黑暗中,尤长靖背对着他,手里依旧握着那枚戒指,语气淡淡的,像是在说晚安一样平常。

他就那么等不及吗?那张离婚协议书,居然还让人帮忙拿来……

林彦俊还在想着抱他时那精瘦的身体,望着黑洞洞的头顶,答非所问 “最近先补充营养吧。”

之后,尤长靖便不理他了,一个字都不要和他说,直到第二天上午,林彦俊把早饭热了一遍又一遍,他都不肯张嘴吃一口,或是说一句话。

“尤长靖!” 林彦俊微怒,瞪着他,把餐盒往桌子上一撂 “你吃不吃!”

“你是在吼我吗?” 尤长靖回瞪过去。

“你到底吃不吃。”

“不吃不吃!饿死算了!”

“你……” 林彦俊气的扬了手,尤长靖的瞳孔下意识的放大,往后缩,看着林彦俊停在半空中的巴掌,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 “你打一下就试试看!”

半空中的五指,渐渐握成了拳,甩向了一边,最后端起米粥,往自己嘴里送。

林彦俊含着粥,瞪向他,一伸手就捏着他的下巴,不由说嘴对嘴地渡了过去。

尤长靖死都不肯张开牙齿,林彦俊眉头一皱,另一只手在他腰上使劲掐了一把,他疼的一扭,牙齿微启,林彦俊趁机把粥推了过去。

“林彦俊!” 尤长靖擦擦嘴角,气急败坏地指着他 “你还要不要脸。”

“你喝不喝?不喝我再喂。”

尤长靖珉了唇,转头端了碗就一口气喝了下去,随后也把碗一撂!

刚进门准备给他吊水的护士愣是被吓了一跳,还是林彦俊点点头,她才敢进去。

“你别生气了”

“我是想再跟伯父谈谈,所以才告诉他的。”

尤长靖低着头,不出声,就是很气!

直到扎完了,尤长靖也还是气,独自生闷气,只是也没有时间给他气太久,林爸爸就赶在尤父到之前来了,是直接冲进来的,两人都没反应过来,刚张口叫了人,林爸爸就看了尤长靖一眼,揪着耳朵把林彦俊拽到了外间,一声不吭抬手就打。

“爸……”

医院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林爸爸直接抄了椅子就往他后背砸去,尤长靖拖着吊水杆,慌里慌张的赶出去,也没能劝住,椅子落在背上那一下,林彦俊疼的闷哼出声,接着是两下,三下……刚进门的尤伯父和尤伯母也愣在了门口。

“别打了……” 尤长靖红了眼,试图去拉他,没拉住,眼见着林彦俊越来越疼,尤长靖急得团团转,直接拔了针头,冲过去护在了林彦俊身前“伯…爸,爸爸,您别打了。”

林彦俊坐在地上,后背火辣辣地疼,尤长靖扶着他想碰又不敢碰,心疼地瘪了嘴 “疼吗。”

林彦俊笑着摇摇头 “还好”

林爸爸扶着椅子,依旧沉着脸,发出一声哼,转身对着尤父尤母鞠了一躬。

“实在对不起二位,是我没管教好儿子,才结婚就要闹离婚,让长靖受委屈了。”

尤爸叹息一声,回了一礼  “哪的话,是长靖太任性,没有经过……”

“不不不,是我们家的错” 尤爸还没说完,林父就又抢着认错,上前拉着他的手 “都是我儿子太过分,我回去会再严加管教的,您放心,离婚协议我马上让他撕了,回头抽时间马上补办婚礼,绝不让长靖受委屈!”

“不,您误会了……”

“我了解您的意思,我知道你也只当他小孩子脾气,放心,这事我会给长靖做主的,敢离婚,我就打断他的腿!” 说完还回头又瞪了林彦俊一眼。

“不是,林先生……”

“我绝对说到做到,这个您就放心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长靖把身体调好,他们好安心工作,回去我们再商量商量选日子,怎么样?”

尤父还想说什么,尤母拽拽他衣角,林爸爸热情地招呼他们去了已经定好的酒店,说是林妈妈已经在等了,一会再上来看这两孩子。

尤家父母就这么被林父半推半就地给拉走了,林彦俊弓着背,是真疼。

他看着紧张兮兮的尤长靖,伸手捏捏他脸,打趣“你不是说再为我哭就不姓尤吗?”

尤长靖瞪他,转身去摁铃叫了医生。

林彦俊露着牙齿,笑嘻嘻的 “以后姓林好了。”

尤长靖没好气的白他,扶着他坐在床上。想着林爸爸走之前说的话,问他“爸爸妈妈怎么会知道。”

林彦俊摇摇头,想了想 “陈立农或者是朱正廷吧。”

“不是你吗?”

“不是。”林彦俊发誓,真不是他,他没想着自己找打,可是想想刚刚父亲说的话,一直在堵尤父的话,他忍不住摇头,感叹了句 “这顿打,值了。”

尤长靖搅着手指,在床边委屈巴巴地问 “那……还离吗。”

林彦俊摸摸肩膀,疼的龇牙 “离婚协议,我昨晚看到时,就撕了。” 不知是谁关键时刻把这个送来了,回头,一定好好感谢他。

尤长靖轻轻哦了一声“那我再打印一份,重新签就可以了。”

林彦俊猛的抬头。

尤长靖冷哼: “凭什么你说离就离,我不会原谅你的。”

林彦俊盯着他看,好一会,委屈的噘了嘴 “好疼……”

End

完结。
         👇
    番    外   

感谢❤️

评论(32)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