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59可逆不可拆💗

【长得俊】隐婚

隐婚前文

番外

“嘶——”擦了药,尤长靖解气似的在他后背使了点劲,林彦俊疼的一直倒吸气,趴在病床上直哼哼,后背被林爸爸砸出的一块块青紫的痕迹,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尤长靖放好棉签,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白他 “到底是你住院还是我住院啊”

林彦俊咧嘴笑了,刚动了一下,就牵动着左肩疼的他龇牙,伸手想去牵他,手伸直了也没够的着,很委屈,索性撑着胳膊,想坐起来就立马被尤长靖摁了下去。
“等药水吸收一会再起。”

林彦俊乖巧的点点头,趁机拉着他的手不让他再坐回去,扯着尤长靖的手腕,眼睛巴巴地看他。

“干嘛?”

“离我近一点。”林彦俊的眼睛很大,特意睁大时几乎都是眼白,中间一点点黑色看着他在发光,看起来,实在很无辜。

尤长靖虽脸上摆着嫌弃,可还是往他跟前挪了一小步 “干嘛”

林彦俊的手腕微微用力,就把人拉到眼前,盯着他的眼睛 “疼,要亲亲才能好”

老不要脸!

尤长靖想抽回手拽了两下没成功,干脆用另一只手挡了他的眼睛,没好气道“不要这么看我!深情给谁看啊…”

“面前只有你,你说给谁看?”

……尤长靖轻哼一声,只会甜言蜜语的猪蹄子!

“林彦俊,你最好松开我哦,不然我就跟爸爸告状说你这几天怎么欺负我,让他再打你一顿、”

说到打,林彦俊是有点怕的,不想又不得不的松了手,可怜的很“我哪有……”

其实从小到大,林父也没有打过他几次,但是只要打了,都是下手没个轻,妈妈也从不会说情,只是在被打后跟他讲道理,他以前小,不懂事,都会怪妈妈怎么找了一个那么凶的老公,妈妈也总是笑,长大了,他才知道爸爸只是对他凶而已。

“林彦俊真的有欺负你?” 林妈妈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睁着眼睛瞪向林彦俊,要一问究竟的架势。

尤长靖赶忙让出椅子给她坐,有点不知所措的挠头 “妈妈…”

林妈妈左右打量了他一圈,拉着他手腕在手里摸了摸 “比上次见你真的瘦了很多,他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吗?”

“没有”林彦俊真的很委屈,一个两个都帮着尤长靖……

话音才落,林妈妈就瞪了过来,他只好闭嘴。

尤长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其实他除了提了离婚,别的什么也没有做啦……”

“提了离婚就是他最大的错!” 林妈妈忽然提高了音量,把尤长靖都吓了一跳。

“林彦俊,你一声不吭的偷偷把婚结了已经犯了错,行,我和你爸爸生了气就算了,支持你的决定,你现在又一声不吭要离婚?我把你生的这么好看这么优秀就是让你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的吗?!”

林妈妈说的激动,差点没坐稳,一张脸气的通红,这还是林彦俊第一次看她生这么大的气。

“如果不是我再打个电话给尤尤,被你们同事接了,我还不知道这事呢!瞧你这身青紫的痕迹,根本就是打轻了,林家的男人什么时候像你这么脆弱了?一点小问题都处理不好,丢妈妈的脸!”

即便这样,他还是想辩解一句 “尤长靖的梦想,不是小问题。”

尤长靖瞬间红了眼眶,在林妈妈旁边低下了头。

“前方又不是死路?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就算他再不同意你们的事,他也是一个父亲!一个父亲会为儿子妥协的事,那太多了,彦俊,人生有太多的路要选择,没有从头来的机会的,尤其是这件事,一生一次,做了这个决定,就要对选择负责到底,既然你和尤尤结婚了,那么他的一切都要你来负责,你懂吗?”

所以,他要守护的不止是尤长靖,也包括他的梦想,和他的爱情。

“我知道了,是我的错。” 不该以为退让就是保护。

林妈妈叹息一声,转头去看尤长靖,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肿了眼睛 “你也是,倔个什么劲呢…… 不对”林妈妈摸着他手腕的手突然往上滑了滑,变了脸色 “你胳膊怎么这么烫?” 说着又连忙试了他额头,连脖子都是烫的。

林彦俊赶忙坐起来,也伸手试了试,摁了铃,有点着急 “又起热了,刚刚逞能,把针头拔了让再打也不打!”

尤长靖摇摇头,被拉着坐回了床上 “我没觉着难受啊”

医生再来测体温时,果然又回到了三十九,做了快速降温处理,又把吊针再打上,病房里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医生走了,两个人也没人说话,怕吵着他。

倒是尤长靖,觉得他们太过小心了。

“那个,我阿爸……”

林妈妈朝他舒心一笑,摇摇头 “放心吧,妈妈出马,还没有搞不定的事”

尤长靖珉着唇,看向林彦俊。

“我错了” 林彦俊乖乖认错 “我当着妈妈的面给你做个保证好不好?”

“我不会再让你为我哭一次了。”

林妈妈在一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尤长靖却皱了鼻子,一句话说的委委屈屈 “为什么不能就是,不会让我再哭一次了”

“那……” 林彦俊语塞,很无辜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那你看电影感动哭了,被粉丝感动哭了,我……”

没等他说完,尤长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看在你这么可爱又这么委屈的份上,算了,原谅你了”

“哈哈,好了,你们两好好休息吧,养病的养病,养伤的养伤,十月份,请个假,回台湾把婚礼补了。”

婚礼?

林妈妈看着两人都害羞了的眼神,也忍不住跟着笑,让林彦俊送着出门了。

都说了,一切都是上天注定。

尤长靖后来出院时才听朱正廷跟自己邀功,他当时被送去医院,手机还在客厅,正好林妈妈觉得不对劲又打了个电话回来,想问他是不是和林彦俊吵架了,接电话的是陈立农,正思考着怎么讲,吞吞吐吐,朱正廷就以为他不想说,直接把电话抢了过去,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把电话那头的林妈妈听的一阵心惊肉跳,以为尤长靖差点出了生命危险,这才火急火燎的赶紧让林爸爸买机票。

“说,是不是得感谢我!”

尤长靖看着周围围了一圈八卦的脸,被朱正廷晃的头晕,无奈的点头 “是,所以非常感谢您”

蔡徐坤看了一眼林彦俊“那离婚协议早点处理是不是好一点。”

林彦俊没说话,对他笑笑,只一眼,蔡徐坤便也明了的回了个笑,两人轻轻地撞了肩。

“唉……” 范丞丞突然叹了一口气 “我就说,早就看你俩有猫腻了。”

“瞒的够深的啊你们”

“就是,同一屋檐底下,居然隐瞒了结婚这等人生大事,还是不是兄弟了?”

剩下的人,一个比一个能控诉,林彦俊觉得吵,打了个停的手势。

看了一眼几人好奇的目光,笑“所以,你们要不要来参加婚礼。”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林彦俊尤长靖于台湾秘密举行了婚礼,一切从简,除了到场的两家亲友,还有共同逐梦的成员们,那一天,正是农历九月初五,尤长靖扬言,要林彦俊牢牢记住九五!五九什么的都是邪教,哼。

那一天,全部粉丝都在寻找爱豆的踪影,只知道ninepercent去了台湾,却不知道去了哪里,直到一年半合约到期,台湾之旅作为ninepercent 的解散记录片播出,记性好的粉丝才扒出那是他们一八年十月去台湾遁地了的那次。

二十年后,林先生宣布退出娱乐圈,一个月后,尤先生也表示要回归自由的生活,两人双双消失在公众视野,直到偶然一次被人拍到两人在海边散步,笑声随着海风越飘越远。

尤长靖蹲下,在沙滩上写了一个林一个尤,林彦俊弯下腰,把这两个字用心形包围起来。

“林彦俊,你这个心画的很丑诶!”

“怎样?嫌弃我是吗?我的心都长在你那边了,这颗心当然画不好了”

“老不要脸!你已经老了,情话已经撩不了我了”

“是吗?”

“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不许再,再挠我痒痒了!”

“挠了会怎样?这次可没有小鬼的房间给你换了”

人生就像一辆列车,一站一站,谁在哪一站下车,谁陪谁坐到了终点,缘来缘去,这一路的风景,无论你看到了哪一段,那都是你该看到的样子。

人生后半段的前二十年,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谈恋爱,那么以后的日子,我一定要与你一起逐风而走。毫不犹豫吃想吃的东西,也不用担心偷拍在街上随心与你牵手拥抱,一起看朝阳与落日,人生,足矣。

屏幕前,不再少女的千万张德军,看着路人放出的视频中,那两个,她们用整个青春去追逐的梦,忍不住哭花了精致的妆容。

真好,原来,你们真的一路同行。

End

(《隐婚》到这里彻底结束了,文笔有限,但确实是真情实感的,有时会迷茫,有时会疑惑,有时会害怕,但还是谢谢从五月追到八月的小姐妹们,二十章很少,更新速度却很慢,谢谢你们喜欢,谢谢你们坚持,人无完人,事情也没有绝对,文章也更没有完美,也感谢小姐妹们对这篇的不足之处的包容和理解,最后,爱你们💓
以后有灵感还会写,山高路远,日后再见~)

林念優所有文章指路

评论(40)

热度(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