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59可逆不可拆💗

【长得俊】流年

10

   我遇见了一个清风明月般的人,我什么也没想,我只想爱他。                                                              ——七微

想,是大脑活动引申的某种欲望或非分的要求,不受控制,就只是想。

林彦俊也没有弄明白过,为什么遇见尤长靖后有那么多没理由的,控制不住的想。
就像现在这样,他坐在阳台的躺椅上,腿上放着一本书,对着渐深的天色思考,为什么?

腿上的书是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但是内容并非如题,并没有帮助到他。
尤长靖坐在地上,有点懵的小心翼翼的眼神,被陆定昊林超泽拉走时的那个回眸,一遍遍在眼前回放,睁着眼有,闭上眼还会有,他有点烦躁,脸色似乎比天色更暗。

“哥哥你去哪?” 林妹妹刚拿了作业过来就见林彦俊一脸严肃,路过她身边,她只觉得一阵风过去。
那么急吗?

“天都黑了!”

林妹妹郁闷地放下作业,挪去了爸爸房间,哥哥真的很奇怪,平时怎么也不可能忽略她的!

“尤长靖,你跟我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欺负你吗!”才吃过晚饭,尤长靖就被林超泽和陆定昊堵在客厅逼问。
当然,陆定昊是相信林彦俊不会欺负他的,林彦俊的双标他可是有体验过的,明明是尤长靖喜欢人家找虐,他又不能跟林超泽说,真的憋的好难受哦……

尤长靖挺直了身子,直直地竖起了三根指头,十分认真的发誓 “真没有”

林超泽一巴掌就把他的手给拍了下去 “我不信,说,你前段时间不正常是不是因为他?他威胁你了?”

尤长靖心虚,看看陆定昊又看看别处,支支吾吾,林超泽立马把目光锁在了陆定昊身上,后者立马紧张的后退一步直摆手 “我什么都不知道!”

“陆定昊——” 林超泽收了下巴,眼睛瞄过去,眼神看的陆定昊也跟着心虚。
“其实……”

“咚咚咚!”

“咚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砸门声,本来就火大的林超泽直接风风火火的过去开门。

陆定昊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晚上的谁啊!这么没礼……” 林超泽开了门话还没说完,林彦俊就越过他直接进了里面。

“尤长靖呢?”

“喂!你有没有礼貌!”林超泽跟在他身后,气的喷口水。

“尤长靖。”

林彦俊一进客厅见了坐在沙发最里的尤长靖,一阵风似的,过去拉着他就往外走。

“喂……” 尤长靖和他们两个都懵了,这气势汹汹的,是要干嘛?

“林彦俊!” 陆定昊急忙跟上去,才到门口就被咚的一声关门响吓了一跳,门外传来林彦俊的声音 “别跟来!”

林超泽气急败坏,打开门就冲出去,还没跑远就被陆定昊扯了回来。“陆定昊你傻了吧!”

陆定昊站在原地,安抚性地拍拍他,摇摇头“不用去了,尤长靖没事的,虽然我刚刚也被制霸的表情吓到了。”

“还没事?他表情都那样那样了!跟要吃人一样!”

陆定昊白他一眼,把门关上,推着他进去 “你怕是没见过他对尤长靖有多好,如果尤长靖今晚不好好回来,我就不姓陆”

可林超泽还是半信半疑,一会瞅一遍门外,像个老母亲似的,忐忑不安。

他不喜欢林彦俊,非常!

尤长靖一直被林彦俊拉到小区的花园里,一个坐在滑梯的楼梯口,一个靠着旁边的健身杠站。
尤长靖还是很懵,仰着头看他,乖乖的,也不敢说话,林彦俊一直愁着眉,看看他又皱皱眉,展平了眉又看看他,尤长靖不觉得摸摸自己的脸,没有摸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林彦俊不说话,表情很臭,尤长靖就算想说话也不敢说,两人就这么沉默着,过了五分钟,林彦俊烦躁的扑扑头,从口袋掏了香烟出来,背着尤长靖点燃,放进嘴里才又转过来。

从他掏烟的那刻尤长靖就拧了眉,却也没说话,林彦俊深深地吸了两口就丢在了地上,脚尖在上面轻轻转转就捻灭了烟头。

“尤长靖。”

尤长靖这才展了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在黑暗中望着他。

“对不起。”

尤长靖一愣 “啊?”

“对不起。”林彦俊忽然看向别处 “不该摔你,我不是故意的,和那些人相处惯了,没拿捏住轻重。”

“喔……” 尤长靖看着他望向别处的侧脸,棱角的下颚线吸引了他的视线 “又不疼……”

“你大老远跑来,愁眉苦脸的,又是沉默又是吸烟的,就为了说对不起?”

林彦俊却忽然转过头,瞪他 “不行吗”

“我不信”尤长靖狐疑地盯着他看,这会才敢稍稍地放松,林彦俊的脾气真的有够臭的。

“看什么看。”林彦俊离了健身杠,三两步并到他跟前,居高临下地低头看着他 “我就那么好看吗,动不动就盯”
知不知道会盯的人心跳很快啊……

尤长靖却眨眨眼,理所当然地望着他笑“是啊,好看。”

林彦俊不说话了,嘴角忍了几下最终还是没忍住,扬了起来,轻轻推了他额头 “快起来”

“为什么,站起来很累诶!” 尤长靖捂着额头,不乐意地摇头 “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是磕我额头!”

林彦俊轻笑两声 “干嘛?”说着还伸手又磕了两下 “我就磕了,就磕了,怎样?”

尤长靖对他的幼稚很无语,伸手就去拍他的手,哪料才碰到就被反手握住。
“干……干嘛?”

林彦俊一用力,就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往前拉了两步,重复他的话“干嘛?你不回去了哦?”

“……”

“不回去啊?那跟我回去好了。”

“嘁…” 尤长靖扯了两下自己的手没扯动 “松开我啦你”

“不要,我手冷。” 林彦俊把他又往自己跟前拽了拽,带着他往回走。

“大热天的,你冷什么冷!” 尤长靖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 “还有你干嘛?就在小区里我又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你为什么还要跟回去”

“我乐意。”

“……”
尤长靖在他身边直翻白眼,趁着这几步路的功夫,还是想问 “你今晚真的只是为了说对不起?”

林彦俊握着他没出声,只是手上的力气加了些。

“说啊林彦俊?” 眼看到家门口了,尤长靖总觉得问不出来今晚就会错过什么似的。

“问那么多干嘛?” 林彦俊又咚咚砸了两下门,以为要等一会,没想到不到两秒钟林超泽就开了门,凶巴巴地瞪他。

林彦俊看了一眼还等着他回答的尤某,松了手,一用力把他推了进去。

“早点睡。”
 
然后尤长靖就被林超泽拉了进去,迫不及待地关了门,陆定昊就含着牙刷出来耸耸肩 “我就说他会没事吧,还不信。”

“刷你的牙”林超泽盯着门外咬了手指,转头问尤长靖“他找你干嘛?”

“说对不起啊”

“说对不起?气势汹汹要打架的样子拉你出去就说了对不起?尤长靖你在逗我?!”林超泽打死也不信,怎么可能?

“真的,我发誓。”

又发誓?
林超泽无语地躺倒在沙发上。

陆定昊拿着牙刷,嘴里一嘴泡沫,眼珠子转的可快,看尤长靖那模样还反应慢半拍?亏他还喜欢人家。

摇摇头,转身继续去刷牙,留下一句“尤长靖,你是凭本事单身的。”

尤长靖: ……???

tbc

11

评论(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