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優

感谢支持❤️未成年慎关

【长得俊】流年

13

陆定昊和尤长靖平时就跟连体婴似的,几乎到哪哪儿都是一起的,他们俩都是喜闹的人,所以当林彦俊说以后中午要过二人世界的时候尤长靖着实苦恼了一上午,他不忍心放陆定昊一个人,犹犹豫豫了半天还是拉着他要一起。

陆定昊翻了一个标准的陆式白眼,挥挥手,从书包里掏出自带的饭盒,他又不是缺心眼儿,怎么会这么没眼力见?
“你们安心去食堂吃"情侣套餐"吧,我一会打回来吃”

唉……

单身狗伤不起啊,陆定昊捧着饭盒坐在松柏林前的台阶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好不容易抢来的排骨,抬头望天,大大的太阳正在头顶晾着呢。

“唉,你是大太阳,我是小太阳,果然关键时刻还是自家人不离不弃,兄弟嘛……总有一天是别人家的。”

说着陆定昊又苦唧唧地啃了口排骨,哭丧着脸 “可是我不想要你这个看的着摸不着的太阳陪啊……”

“要是能有一个摸得到的太阳就好了,唉……”

还在自言自语吧啦着自己的诉求,身旁就挤了个人过来,他无精打采的偏过头去看,又焉巴着转过去。

“你怎么过来了,"情侣套餐"不好吃啊?”

“我不是不忍心丢你一个人嘛,够意思吧?”

“够意思……”陆定昊焉焉着回他,又撇了一眼他搭在腿上的午饭,无奈地叹气 “你连食堂的餐盘都端出来了,阿姨没骂你?”

尤长靖嘿嘿着摇头 “她还要逮我呢,还好我跑的快”

陆定昊看了一眼他餐盘里一堆粉蒸肉,偷摸着伸了一筷子,带着点哀怨“打菜的阿姨也太偏心了吧,给你那么多…”每次给他都一点点!

“没有啦,是林彦俊盘子里的都划给我了”

“……有男朋就是好哈”

“哪里好?他还把我的排骨都抢走了!”一提到这个他就来气!还说什么要对他好,都是骗人的!连排骨都要跟他抢哼。

这是赤裸裸的秀恩爱!

陆定昊觉得,还不如让他一个人吃呢!“林彦俊怎么可能放你来找我?”

“他看我没有你也吃不下就准我过来啦”

“彩虹屁你还是留着对林彦俊吹吧”

尤长靖不好意思的抿嘴一笑,不忘从他餐盒儿里夹两块排骨,嗯……好吃。

“不过确实是他放行啦,他又没你觉得那么坏,你不要对他有偏见。”

………

好一会,陆定昊都没什么反应,尤长靖犹豫了下,把心爱的粉蒸肉夹了一点给他,问“哎,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钱?”

“你为什么喜欢笑?”

“我?就……就喜欢啊。”

陆定昊耸耸肩 “这不就是了,我也就是喜欢啊,你不喜欢钱吗?有钱可以做好多事情,还有大房子可以住,还有大泳池!”

“喜欢……” 尤长靖点点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我听林彦俊说他有个朋友家里房子超大,后院还有大泳池,自己住的公寓都很豪华。”

我去……

陆定昊两眼放光,活脱一个小财迷,拉着尤长靖就开始问东问西 “这么有钱?林彦俊怎么交上的这种朋友?是我们学校的吗?他有没有说介绍你认识?”

尤长靖被他晃得头晕,很无奈,林彦俊这什么破主意。

“不知道,林彦俊家里做生意的,认识这种人应该不难,不过听说那个人不是我们学校的”

“哦、”

自从那天中午提起过那位朋友之后,陆定昊就三天两头的能从尤长靖提到,他发誓,真的不是他问的,是尤长靖主动提起的,一聊天,就不知道怎么的内容就会不知不觉的提到,就,很自然的事,陆定昊觉得奇怪,可又找不出毛病。

倒是他自己,对那个神秘的朋友越来越好奇……

尤长靖总说他很温柔,笑起来又很可爱。

尤长靖也总说他很聪明,像笑面虎,别人也欺负不到他。

可尤长靖又说他很呆,看起来蠢蠢的,特别萌。

最关键的是,还这么有钱?有钱人不都特别嚣张跋扈吗?这人到底什么样儿啊……

“怎样?可以了吗?我感觉这几天我会的所有形容人的词语都用完了。”下了晚自习,林彦俊才到音乐教室就收到了尤长靖的控诉 “你天天在我耳边念叨那个盆友,我觉得我都快被他这神秘感弄的神经了…”

真是,天天讲那些动人的小故事,偏偏又不给看照片也不告诉名字。
 
林彦俊一点不客气的重重磕了一下他脑门儿 “干嘛?要移情别恋哦”

“很痛!” 尤长靖捂着头瞪他,下手有够重的,揉了揉也不忘吐槽“你怎么这么坏,要是以后我提分手了你还不把我打死”

“所以你以后是会和我分手?”

尤长靖还在揉额头的手一顿,林彦俊的声音很严肃,没了一点嬉皮笑脸的味道,一时间,空荡荡的教室安静的有点可怕。

林彦俊还在盯着他看。

他就是在等。

“do、” 琴键上,尤长靖按下的地方跳出一个有点低沉的音符。

“林彦俊,你觉得……以后的事现在可以做决定吗?”

“不可以吗”林彦俊反问。

尤长靖笑了,又按下了一个音符 “我希望可以,但现实不一样,我喜欢你,但是我也很清醒,现在说以后,太早。”

谁没有年轻过?年轻时候的冲动和情感当时很认真,后来再看,是不是会很幼稚呢……

“如果,你喜欢上了别人,如果,毕业以后……”

“尤长靖。” 林彦俊打断他,硬掰着他和他对视。

尤长靖这才看到,他的眼眶隐隐约约红了 “我不会喜欢别人。”

“你能保证?” 尤长靖的声音里带着笑,大概觉得他的话很滑稽吧,林彦俊敛了眸,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背对着他,闷着声音“你先练吧,一会结束好快点回去,今晚天气不好。”

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尤长靖坐在钢琴前也没了心思,望着黑白琴键在出神。他是一个很专一的人,只要认定了的事情他一定会做下去,所以,不管未来的事是不是能说的准,但关于喜欢林彦俊这件事,他应该,会一直进行下去的吧。

或许是教室里太安静了,连隐隐约约不正常的鼻息声都听的清清楚楚,他看了一眼还背对着他的林彦俊,一双秀眉也不自觉皱了起来。

“林彦俊”

尤长靖走过去,蹲在他面前,伸手把他头上的帽檐转到了脑后,看着他的眼睛叹了一口气 “你果然在哭吗。”

林彦俊闹脾气似的又把帽子给转了回来,往下压了压挡住眼睛,可尤长靖是蹲在他面前的,仰着脑袋,依旧能看见他哭的红红的眼睛。

尤长靖抬着身子,伸手把他抱住,在他面前小孩气地蹭了蹭 “以后的事虽然说不准,但我是真的很认真地在喜欢你,林彦俊。”

他想了想,又犹豫着仰着下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所以不要哭啦”

“那,你喜欢的人只可以是我,不可以喜别人。”林彦俊撒娇的语气,根本毫无威慑力的威胁让尤长靖没忍住笑,在他胸前点点头“好”

只喜欢你,不喜别人。

tbc

评论(8)

热度(149)